箭术与禅心 8.7分
读书笔记 箭术与禅心
midnight
开始时进步得很快的人,以后会遭遇较多的困难。

超然自我、无我的意义之一是避免停滞于固步自封。

让准备工作使人进入适于创作的心灵状态。

老师称呼它什么都不重要,也许根本不提。即使老师沉默,学生也能了解他的意思。重要的是,从此一种内在的变化开始发生作用。老师追求它,但不会以更进一步的指导来扰乱它的发生。

——直接心传。

无所求的等待

不是像在脑中背诵仪式般的演练,而会像当时的灵感直接创造出来的,于是舞蹈者与舞蹈就合为一体,别无二物。把仪式变成宗教性的舞蹈,你的心灵意识才会发展出所有的力量。
我们很听话地练习射箭而不瞄准。起先我完全不在意箭落何处。即使偶尔射中箭靶,我也不会兴奋,因为我知道那只是侥幸而已。但到后来,这种盲目乱射还是使我受不了。我又陷入了担忧之中。师傅假装没有注意到我的担忧,直到有一天我向他承认,我已经快要受不了。
你已经知道射坏了不要难过;现在必须学习射好了不要高兴。你必须使自己解脱于快乐与痛苦的冲击,学习平等超然地对待它们,你的高兴要像是为了别人射得好而高兴,不是为了你自己。你必须要不断地练习这个做法,否则你无法想象这有多么重要。
我无需提醒你们保持规律的练习,不要因为任何理由中断,每天都要进行仪式,即使没有弓箭,至少也要做正确的呼吸练习。
没有渐修,哪来顿悟?而顿悟之后,也还是需要持续的渐修。

—————————————————————————————————————————————

在剑道师傅自己与学生的经验里,一个共同认定的事实是,任何初学剑道的人,不论他有多么强壮好斗,勇敢无畏,一旦开始学习之后,很快就会失去自觉与自信。他开始了解在战斗中所有因技术而造成生命危险的可能性,虽然他很快就能训练自己的注意力到极限,能严密地监视对手,正确地拨开刺来的剑,并有效地反击,但是他事实上要比未学前更糟;在以前,凭着一时的灵感与战斗的喜悦,他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随意乱挥剑。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生命是被掌握在更强、更灵活、更有训练的敌人手中。他别无选择,只有不断地练习;他的老师在这时候也没有其他的建议。所以初学者孤注一掷,只求胜过别人,甚至胜过自己。他学得了卓越的技术,恢复了部分失去的信心,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目标。然而,老师却不这么想——根据泽庵禅师的说法,这才是正确的,因为初学者所有的技术都会使他“心被剑所夺”。
然而初期的教导也别无他法,这种方式最适合初学者。但是它无法达到目标,老师非常清楚这一点。学生单靠热忱与天赋,是无法成为剑道家的。虽然他已经学会不被激战冲昏了头,能保持冷静养精蓄锐,长时间战斗,在他自己的圈子里几乎找不到敌手——但是为什么,以最高的标准来判断,他仍然败在最后一刻,毫无进步呢?
根据泽庵禅师的说法,其中的原因是:学生无法不注意对手与自己的剑法;他一直在想着如何制服对手、等待对手露出破绽的时候。换言之,他把所有时间都放在自己的技术与知识上。如;此以来,泽庵禅师说,他就失去了当下的真心,决定性的一击永远来得太迟,他无法“用对手的剑击败对手”。他越是想靠自己的反应、技巧的意识运用、战斗经验与战略来寻求剑法的卓越,他就越妨碍到自由的心灵运作。这样怎么办呢?技巧要如何才能心灵化?技术的控制要如何才能变成剑法的掌握?根据大道,唯有使学生变成无所求与无我。学生不仅要学习忘掉对手,更要忘掉自己。他必须超越目前的阶段,永远抛诸脑后,甚至冒着不可挽救的失败危险。这话听起来,不是像“射手不瞄准,不能想要击中目标”的主张一样荒谬吗?然而,值得记住的是,泽庵禅师所描述的剑道精义,已在数千次决胜战斗中得到了证明。
0
《箭术与禅心》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