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七十年 (全五冊) 8.8分
读书笔记 三、为黄海血战平反
温暖为何物

一叶知秋,那个有名的炮上晒裤的小故事,就可说明老李搞四化的极限。故事是这样的:

光绪十七年七月九日,循日本政府之邀请,李鸿章特派丁汝昌率定远、镇远等六舰驶往东京湾正式报聘。一时军容之盛,国际侧目,其后汝昌率六舰管带刘步蟾等在驻日公使李金芳陪同之下,晋谒日皇,备受礼遇,剑履鲜明,威仪棣棣,岂在话下。那时恭迎恭送,敬陪末座的日本海军司令尹东佑亨和东京湾防卫司令官东乡平八郎,就显得灰溜溜了。东乡原为刘步蟾的留英同学,但是当东乡应约上中国旗舰定远号上参观时,他便觉得中国舰队军容虽盛,却不堪一击。他发现中国水兵在两尊主炮炮管上晾晒衣服。主力舰上的主炮是何等庄严神圣的武器,而中国水兵竟在炮上晒裤子,其藐视武装如此,东乡归语同僚,谓中国海军,终不堪一击。

其实东乡所见还是皮毛呢。八郎所不知,中国海军于光绪十二年,第一次在黄海之上大操时,检阅台上,直立于两位海军大臣奕譞和李鸿章之间,最重要的检阅官,竟是太监李莲英。

0
《晚清七十年 (全五冊)》的全部笔记 2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