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焦虑 8.2分
读书笔记 基督教
布帆
我们越认为普通生活令人耻辱、肤浅、低贱或丑陋,我们想要同他人区分开来的欲望就会更加强烈。集体越堕落,个人成就的诱惑力就越大。
如果做一个普通人就意味着过一种连一般的尊严和舒适的需求都无法满足的生活,那么对上层身份的欲望则会变得异常强烈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试图在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租金我们的集体归属感,其途径之一就是通过举行教堂活动的意识和演奏教堂音乐——在这些情况下,众多互不相识的人感觉到对他人的猜疑因这种超验媒介的存在而减弱消退了

中国目前的社会氛围就是这样,把贫穷当做一种罪恶和耻辱,贬低普通人的生活,灌输人人都必须成为精英的观点,人为地制造焦虑。很多新媒体、公众号尤其如此,不停地挑动人与人之间的分裂和不信任,把贩卖焦虑做成了一项生意。

如此看来,之前我自己对基督教有太多的误解,总是认为宗教是愚昧无知的代表,是科学的反面。但不可否认的是,宗教对人的心灵的慰藉的作用是蛮大的。宗教不再是一种对神的盲目崇拜,而是寻找生命真谛的途径,在宗教面前,所有人都退去了社会等级的外衣,平等地接受“上帝”的审视。这里的“上帝”,也不是“土地公”、“菩萨”、“太阳神”之类具象化、功能性的存在,更像是一个锚,让人们据此来比照自己的生活,从而找到平衡和归属感,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连接。而没有宗教的中国人,只能把金钱、权利和面子当作锚,迷失在互相猜疑、分裂、倾轧之中,上位就是唯一的信仰。

0
《身份的焦虑》的全部笔记 46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