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回忆录 8.7分
读书笔记 第151页
NADPH

我试图安慰自己说,重要的是科学本身的进展, 至于方法论间题则较为次要。我很快认识到这种立场是错误的。无论处理什么课题,经济学家都要面对同样一些基本问题:这些原理来自何方?它们的意义何在?它们如何关涉经验或“现实”(reality)?这些不是方法问题,更不是研究技巧的问题;它们本身就是基础问题。人们怎能构建一个演绎体系,却不追问那些构成这个体系之基础的问题呢?

0
《米塞斯回忆录》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