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全集(6) 9.4分
读书笔记 文集自序
cincky
把作品大体归拢了一下,第一个感觉是:才这么一点!半个世纪过去了,我都干了些什么?时间的浪费真是一件可怕的事。不是我一个人,大部分作家都如此。大半时间都是在运动中耗掉的。邓小平同志说运动耽误事,这是一句很真实也很沉痛的话。“左”的文艺思想又扼杀了很多人的才华。老是怕犯错误,怕挨整,哪还能写出多少好作品?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文学所走过的道路,是值得大家都来反省一下的。

说得很客气温和。

小说当然要有思想。我以为思想是小说首要的东西。但必须是作者自己的思想,不是别人的思想。一个小说家对于生活要有自己的感受,自己的思索,自己的独特的感悟。对于生活的思索是非常重要的。要不断地思索,一次比一次更深入的思索。一个作家与常人的不同,就是对生活思索得更多一些,看得更深一些。不是这样,要作家有什么用?但是一些理论书中所说的“思想性”实际上是政治性。“为政治服务”是一个片面性的、不好的口号。这限制了作家的思想。新时期以来文学创作有一种倾向,即从“为政治”回归到“为人生”。我以为这种倾向是好的,这拓宽了文学创作的天地。政治不能涵盖人生的全部内容。

朴素

我希望青年作家还能从我这里接受的一点影响是:语言的朴素。

散文观

记人事、写风景、谈文化、述掌故,兼及草木虫鱼、瓜果食物,皆有情致。间作小考证,亦可喜。娓娓而谈,态度亲切,不矜持作态。文求雅洁,少雕饰,如行云流水。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昧近似。 这实在是老王卖瓜。“春初新韭,秋末晚菘”,吹得太过头了。广告假装是别人写的,所以不脸红。如果要我自己署名,我是不干的。现在老实招供出来(老是有人向我打听,这广告是谁写的,不承认不行),是让读者了解我的“散文观”。这不是我的成就,只是我的追求。
我以为散文的大忌是作态。
散文是可以写得随便一-些的。但是我并不认为什么样的内容都可以写进散文,什么样的文章都可以叫做散文。散文总得有点见识,有点感慨,有点情致,有点幽默感。我的散文会源源不断地写出来,我要跟自己说:不要写得太滥。要写得不滥,没有别的法子,只有多想想事,多接触接触人,多读一点书。

才华,是脆弱的。

另一部分是序跋,主要是序。有几篇是我自己的几个集子的序,只是交待一下集中作品写作的背景和经过。更多的是为一些青年作家写的序。顾炎武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序”,我并不是那样好为人序,因为写起来很费劲。要看作品,还要想问题。但是花一点功夫,为年轻人写序,为他们鸣锣开道,我以为是应该的,值得的。我知道年轻作家要想脱颖而出,引起注意,坚定写作的信心,是多么不容易。而且有那么一些人总是斜着眼睛看青年作家的作品,专门找“问题”,挑鼻子挑眼。“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这样的胸襟他们是没有的。才华,是脆弱的。因此,我要为他们说说话。我写的序跋难免有一些溢美之词,但不是不负责任地胡乱吹捧,那样就是欺骗读者,对作者本人也没有好处。
我写的文论大都是心平气和的,没有“论战”的味道。但有些也是有感而发,有所指的。我是个凡人,有时也会生气的。

0
《汪曾祺全集(6)》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