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之花 8.7分
读书笔记 18-理想
Juvenalis

(页码忘了)常说某首某句诗写得很有感官性,很肉感,什么样的句子才算有感官性?

这首诗的最后一节,钱先生译文:

或是你,伟大的夜,米开朗基罗之女, 你把你那适合巨人之嘴的双乳 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安静地抚弄。

原文:

Ou bien toi, grande Nuit, fille de Michel-Ange, Qui tors paisiblement dans une pose étrange Tes appas façonnér aux boucher des Titans!

英译一种:

Or Michelangelo’s great daughter, Night, who slumbrously contorts the marble charms he carved to satiate a titan’s mouth.

意译一种:

O sei tu, grande Notte, nata da Michelangelo, che torci quetamente, in una strana posa, le tue forme fatte per la bocca dei Titani.

西译一种:

O bien, de Miguel Angel hija, a ti, Noche pura que tuerces mansamente con extrana postura, tus gracias, que en sus bocas formaron los Titanes

当然这么做相当不文雅:原文appas兼有“女性的风韵”和“女性的胸部”两个意思,汉译意译取后较直,英译西译取前较婉。当然这几种外文我全不懂,没法说明白,是虽然字面较婉而不碍其实指,还是婉。如果上面说的是真的,好像英译西译的译者是有意婉转。

而钱译好像更进一步:“抚弄”这个词从原文中读不出来,是为了还原十四行后两节aac, bbc的韵式,用“弄”和上一节的“梦”押韵。但加上这个词就真的很肉感了。但米开朗基罗的《夜》显然没有这个动作:

美第奇墓塑像-夜

胳膊折到相对的大腿上躺卧,这的确是“奇怪的姿势”而“宁静地扭曲”。无论是回避还是添译,似乎不同的译者都意识到了“为巨人之口而塑形的风韵/乳房”中的感官性。而这种感官性是波德莱尔的诗传达出来的,而不是米开朗基罗真正具有形体的塑像传达出来的。

托克维尔《民主》下卷论民主诗歌的源头,反复数四强调民主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相似因而乏味,无法激起想象力,不能成为“理想”,所以某个个人无法入诗。相似之处如经历、服饰、想法,偏偏不谈身体。但他在草稿中却带了一笔:感官性将成为民主时代诗歌的题材,阿拉伯诗歌。似乎语带反讽。而偏偏波德莱尔这首诗以“理想”命篇,说身边所见的“苍白玫瑰”根本没法适切他的“鲜红理想”,而能够让他的理想肉身化的,就是《夜》,用了那么肉感的口吻。好有趣啊。

0
《恶之花》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