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诗详注 9.4分
读书笔记 临邑舍弟书至、苦雨、黄河泛溢、堤防之患、簿领所忧、因寄此诗、用宽其意
Juvenalis

二仪积风雨,百谷漏波涛。闻道洪河坼,遥连沧海高。职思忧悄悄,郡国诉嗷嗷。 舍弟卑栖邑,防川领簿曹。尺书前日至,版筑不时操。难假鼋鼍力,空瞻乌鹊毛。 燕南吹畎亩,济上没蓬蒿。螺蚌满近郭,蛟螭乘九皋。徐关深水府,碣石小秋毫。 白屋留孤树,青天失万艘。吾衰同泛梗,利涉想蟠桃。却倚天涯钓,犹能掣巨鳌。

杜诗编年里最早的一首五言排律。就从杜诗详注里,就编年、注、校、评简单地各抄一条。

编年:

张綖注:此诗诸家皆编在开元二十九年,公是时年甫三十,而诗中有“吾衰同泛梗”句,是岂其少作哉。徒以唐史(《旧唐书·五行志》)此年有“伊洛及支川皆溢,河南北二十四郡水”,遂为编附。然黄河水溢,常常有之,岂独是年哉。

张说黄河水时常泛滥,未必杜甫这首诗就做在旧唐书志记载了的开元二十九年,不无道理。不过未衰而言衰,作为证据似乎并不充分。

注:

“空瞻乌鹊毛”句:《尔雅翼》:涉秋七日,鹊首无故皆秃。相传是日乌鹊为梁渡织女,故毛皆脱去。

意思应该是,做桥不成。这个典故用得煞巧。不知道还有没人这样用过。

校:

“青天失万艘”句:失,一本作矢。

仇兆鳌认为,“失”与上句“留”对仗,作“矢”是不对的。再查《杜甫全集校注》:作“失”的,如赵次公注,意思是船只乘涨速行,望之如失。作“矢”的,如张綖《杜诗通》,意思是船只直行如矢,不必回环取路。总之都是水势大而船好走的意思。

如果作“失”,这个意思我没读懂。宇文所安的译注说,“白屋留孤树,青天失万艘”这句,可能是对来信某些内容的概括。我猜,宇文所安也觉得这句诗有些费解,才揣想,有一个已经丢失的语境。

评:

五排其要有四:一贵铺叙得体,先后不乱。二贵队仗整肃,情景分明。三贵过度明白,不令人沉思回顾。四贵气象宽大,从容不迫。

这个评论,是对五排的总论,仇兆鳌把它搁在这儿,是一贯体例。某一种诗体第一次出现时,摘集一段总论,以明诗体法度。这段总论我理解,写排律更像是写文章,讲究章法布置。不像律、绝那样,读者一眼就能获得整体印象,五排要领着读者走,所以要写得明白,不能叫人摸不着头脑以至生厌。总之五排是种端整的诗体,并不以新奇取胜。

这首诗让我感兴趣的是,受灾的百姓没有进入杜甫的视野。诗句里只有“郡国诉嗷嗷”轻轻一带,“白屋留孤树”等句子都是客观摹状。当然诗题本来也是要“用宽其意”,而且杜甫对水灾的了解也是从书信来的,不是说写水灾一定要写受灾的人民,不这样写就不是诗圣了。但还是有点奇怪。人,没有进入他的想象。比较陈三立的《江上述行》中的一首:

往者江湖灾,歘极东南陬。至今寒潦清,尪呻散汀州。司牧颇仰屋,四出烦追搜。 取以实强邻,金缯结绸缪。天王狩安归,谁复为汝忧。茫茫抚时屯,扰扰荧道谋。 民义湮大原,儒服尸琐猷。奄忽元气败,造物悬决疣。

重心就在人上。陈三立是亲见,是有不同,而且中间隔得太久。不知道这中间,还有没有,别的讲水灾的诗,而人一定会进入想象中?这首诗张綖说不一定是少作,但比较杜甫颠沛流离的后半生的诗,如果它是中年以后的诗却不写人,反而有点不好想象了。

0
《杜诗详注》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