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9.2分
读书笔记 灰色地带
meredith

我愿意邀请任何敢于亲身作出判断的人,诚心诚意地,进行一个概念化的实验:让他想象(如果他可以),长年累月生活在一个犹太人隔离区,遭受着慢性饥饿、疲劳、混乱和羞辱的折磨;他已经见证到身边的死亡,他所爱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他与世界隔离,无法接收或发出信息;终于有一天,他被塞进火车,80到100人挤在一个闷罐车厢里;在无眠的日日夜夜,他被押送到未知的目的地;而最终,他被投进高墙中的一个无法理解的人间地狱。对于我来说,这真是“ BefehInot-stand”(德语:“被迫服从命令”),并不是纳粹们在受审时有计划地、厚颜无耻地引用的借口(后来也被许多其他国家的战犯所引用)。前者是刻板的,要么服从,要么马上被杀;而后者则是权力中心的一种内部现实,可以通过某些手段得以缓解(实际上,往往得到缓解),职务晋升的推迟,温和的惩罚,即使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把反对者调往前线。

我所建议的实验并不让人愉快。韦科尔"在他的小说《黑夜的武器》中尝试描写了这种情景,他称之为“灵魂之死”。即使在今天重读这本小说,我仍无法忍受其中唯美主义的文学辞藻。然而,确定无疑,它所直面的正是灵魂的死亡。现在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灵魂能在这样的考验中坚持多长时间而不会屈服或崩溃。每个人都拥有不为自己所知的潜力之源,但只有通过极端不幸的考验,我们才会了解自己的潜力是大是小,或是根本不存在。即使不考虑特遣队这个极端的例子,我们这些幸存者,在讲述我们命运的沉浮变迁时,往往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如果我是你,我连一天也活不了。”这句话并不存在准确的意义——一个人永远无法变成另一个人。每个人都是如此复杂试图预测人们的行为是毫无意义的,尤其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中。人们也无法预知自己的行为。所以,我要求我们以同情而严谨的态度思考“焚尸炉乌鸦”的故事,但要暂缓对他们做出的判决。

0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的全部笔记 2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