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9.2分
读书笔记 第21页
meredith

在任何情况下,他们的期待正像刚刚进入集中营的囚犯一样,无论青年还是老人,所有的囚犯,除了那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之外,都期待发现一个可怕但可以理解的世界,符合我们自人类远祖时便内化于心的简单模型——“我们”在内,敌人在外,有着一条明确定义的地理战线。

恰恰相反,那些集中营新来的囚犯不可避免地感到震惊。他们所突然坠入的这个世界是可怕的,没错,但同样不可理解,不符合任何简化模型。敌人在四面八方,也在内部,而“我们”迷失了它的限度;相互对抗的派别不仅是两个;人们不能发现一条(唯一的)战线,而是许多,可能无数条混乱的战线,横亘在相互之间。进入集中营的人希望至少这些不幸的人能团结起来,但在集中营里,除非特殊情况,毫无结交盟友的希望。相反,这里只有成千上万自我封闭的“单体生物”,而在他们当中,只有无望的隐藏和不断的挣扎。在进入集中营后的几个小时内,这个突兀的新发现就变得如此显而易见。新来的囚犯在寻求盟友时,往往马上遭致集中的侵犯。现实是如此残酷,以致立刻导致人们抵抗能力的崩溃。对许多人来说,这是致命的、间接的,甚至直接的——毫无准备下的打击是难以防卫的。

0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的全部笔记 29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