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8.1分
读书笔记 译记[代序]
sunny

总所周知,《浮生六记》说是六篇,如今仅存四卷。“浮生”二字,是李白所谓“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苏东坡诗云:“事如春梦了无痕”,逝去的时光,若不以笔墨记下来,便了无踪影,未免辜负苍天的厚爱。

闺房记乐

有一天,芸问我道:“各种古文,尊奉哪家的文章才是呢?”

我道:“《战国策》《庄子》,取他们的轻灵明快;匡衡、刘向的文字,取他们的风雅雄健;司马迁与班固,取他们的博大;韩愈取其浑然;柳宗元取其峭拔;欧阳修的文章取其逸宕;三苏父子的文章取其思辨;其他如贾谊、董仲舒的的策论对答,庾信和徐陵的骈体,陆贽的奏议,可取之处不能全然举尽,只看各人的慧心领会啦。”

芸便说:“古文机要,会在见识高卓、气派雄浑,女子学了,恐怕难以掌握呢。唯有诗这方面的学问,我稍有些领悟。”

我问:“唐以诗歌选拔士子,而诗歌的宗匠,必推李白和杜甫。卿喜欢师法哪一位呢?”

芸发议论到:“杜甫的诗锤炼精纯,李白的诗潇洒落拓。与其学杜甫的森严,不如学李白的活泼。”

我问:“杜工部是诗家的大成,学诗的人大多师法效仿于他,你独喜欢李白,为什么呢?”

芸说:“格律韵辄严谨、词语主旨老成,诚然是杜甫独一无二,但李白的诗宛如《庄子》所说姑射山上餐风饮露的仙子,有一种落花流水的趣味,令人喜欢。并非是说杜甫不如李白,只是妾身私心里,师法杜甫的心比较浅,爱李白的心更深些。”

芸每天用餐,必吃茶泡饭,喜欢配荠卤腐乳,吴地俗称此物叫“臭腐乳”,又喜欢吃虾卤瓜。这两样东西,我生平最讨厌了,于是跟她开玩笑道:“狗没有胃,却喜欢吃粪便,是因为它不知道何为脏臭;蜣螂团分粪球而化为蝉,是因为它们想修行高飞。你吃这臭东西,算是狗呢还是蝉呢?”芸说:“腐乳的好处是便宜,而且下粥下饭两便,我小时候吃惯了,如今嫁到郎君家里,已经像是蜣螂花蝉,算得飞升高举了,犹且爱吃这个,是因为不敢忘了本来出身;至于卤瓜的味道,还真是嫁到这里,才初次尝到呢。”芸爱用麻油加少许白糖拌腐乳吃,也很鲜美;拿卤瓜捣烂用来拌腐乳,起名叫“双鲜酱”

我弟弟启堂的媳妇,是王虚舟先生的孙女。给她下催妆礼时,家里缺了珠花,芸便拿出她当初所受彩礼里头的珠花,呈给我母亲。婢女仆妇在旁,为芸觉得可惜,芸便道:“凡身为女人,已精算是纯阴之体;珍珠更是纯阴的精华,我用来做首饰,克了所有的阳气,也不好。既然如此,有什么珍贵的呢?”反倒是破书残画这些,芸极为珍惜。家里的书,凡是残缺不全的,芸便搜集整齐,分门别类,汇集订成帙,起名叫“继简残编”。破损的字画,芸必然找出旧纸来粘补成幅,有破缺的地方,请我补全好,然后卷起,就叫作“弃余集赏”。

闲情记趣

我回忆童稚时候,能够睁大眼睛看太阳,明察秋毫。纤小的东西,我也必得去细细观察其纹理,所以时不时能得些意外趣味。夏天蚊子嗡嗡声如雷,我就把它们想象成鹤群在空中起舞。心意所向,就觉得看上去,蚊子真成了鹤啦;便这么昂头看着蚊子们,脖子都僵了。又想了法子,把蚊子留在蚊帐里,慢慢拿烟喷它们,让蚊子们冲过烟雾飞翔鸣动,就当作是白鹤青云来看,果然就像是鹤唳云端,于是我心情怡然,拍手称快。

夏天荷花初放时,晚上闭合,白日盛开。芸便用小纱囊,撮少许茶叶,放在荷花心。第二天早晨取出,烹了雨水来泡茶,香韵尤其绝妙。

浪游记快

西湖周遭结构曼妙的所在,我认为以龙井为最佳,小有天园排第二。最好的石景,我认为是天竺的飞来峰,以及城隍山的瑞石古洞。水则是玉泉最好,因为玉泉水清澈,鱼很多,有活泼的趣味。大约最不堪的所在,是葛岭的玛瑙寺吧。

0
《浮生六记》的全部笔记 1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