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的智慧 7.9分
读书笔记 数学
董事宝
我们将约翰伯尔威廉斯的折现现金流理论称为决定价值的最佳模型。我们也承认这个模型使用起来并不容易。你需要计算公司未来的成长率。你还得确定公司在未来能够产生多少现金。你还必须使用合适的折现比例。(从记录上看,巴菲特使用的是无风险利率,即10年期美国国债的利率,而现代组合理论在这个无风险利率基础上又加上了一个权益风险溢价。)
巴菲特 大多数业务的估值计算 首先,列出现金, 第二步,估计业务期的长短及业务期内现金增长的概率,然后对现金流进行折现,得出现值。
与预测股票价格不同,威廉斯相信投资者应该关注企业的未来收益。他提出资产的价值应该通过“评估其现有价值”而加以确认。换言之,例如,一只普通股的内在价值,是投资期内未来现金流净值的现值。

折现,终于明白了现金流折现。

一只债券既有票息(现金流),也有到期日,使用这两个条件就可以确定其未来现金流。如果你把所有票息加总,然后再除以一个合适的比率,就可以得出这只债券的价格。
巴菲特:“宁要模糊的正确,不要精确的错误。”
贝叶斯分析就是尝试把所有可以得到的信息纳入进行推理或决策的过程。大学采用贝叶斯定律帮助学生学习决策过程。在课堂上,贝叶斯方法被称作更为通俗易懂的“决策树”,每一条树枝代表了新的信息,反过来,改变了决策的概率。 任何一家公司都能产生可精确预测的不变的回报率,显然是不太可能发生的。经济波动总是上下起伏,消费者是易变的,竞争者很残酷。
我们大多数人倾向于将世界看成具有正态分布的特征,两边各有一个均等的尾部,均值、中位数和众数是一致的。但是正如我们已经知道的,大自然并不总是这样规规矩矩地符合正态对称的分布,而是有时向某一方倾斜。这种分布根据尾部拖延的方向分为左偏或右偏。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分布左偏或者右偏呢?是差异。当中位数的某一边差异增大时,钟形曲线这一边就会被拉长。
因为投资者有“确认趋势的强烈愿望”,通常会导致他们“发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趋势”。其结果是,我们完全误读了系统中扩大或者收窄的差异。“在达尔文的世界里,”古尔德说,“差异代表了基本现实,而计算平均值是一种抽象手段。”
为何预测这么困难? 第一,回归均值并不总是立即发生。过高估值和过低估值可能会保持较长时间----非常长的时间,远比耐心的理性能够预期的时间还要长。 第二,波动性非常高,而偏差也很不规则,使得股价不会自动纠正或者不会很容易恢复到均值上。 最后也最重要的是,在流动性环境中(如市场)均值自身也是不稳定的。昨天的常态不是明天的常态,均值可能会飘移到新的位置。
尽管回归均值仍是一个重要的策略,投资者仍认为它是不可违背的策略。股票被认为价格可以高了再高,价格低的股票可以继续下跌。重要的是让你的思维保持弹性。尽管回顾均值更可能是市场的错误结果,但它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我们还要面对不确定性、不连续性、不规则性、波动性和肥尾。 奈特最著名的著作是《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书中他尝试将经济风险和不确定性区分开来。他说,风险包括了那些由极端概率分布决定的未知结果的情形,我们可能准确地了解什么将会发生,但是基于过去的事件以及发生的概率,我们应该对于什么最有可能发生有一个接近的看法。
人类本性促使我们在事后编造解释,使其变得可以解释和可预测。
0
《查理·芒格的智慧》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