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 8.4分
读书笔记 欧文
阿萝
写作跟自负是相互冲突的。不应该把身为作家的自信与妄自尊大混为一谈。作家只是媒介。我有这样的感觉:自己正在写的这个故事,在我存在之前,便早已存在;我只是发现了这个故事的笨蛋而已,而且笨手笨脚地想把它写出来,故事中的人物和是非善恶也只是被我发现了而已。我认为写小说就是恰如其分地评说故事里的人物,恰如其分展现他们的故事——它并不是我的故事。这很像是通灵,我只是灵媒而已。作为作家我听得多,说得少。WH奥登说,写作的第一步就是“留意”。他指的是洞察力——不是我们编造了什么,而是我们见证了什么。哦,当然,作家要“编造”语言、叙事口吻、过渡段落、衔接故事情节不同部分的沉闷章节——不错,这些内容是编出来的。我是个老派的人,依然认为小说的故事情节才是这部小说的特别之处,故事情节才是我们看到的内容。在这层意义上,我们都只是记者而已。福克纳不是说过类似的话吗:要想写得好,只要写出“人的心灵与自身的冲突”就行了?唔,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所要做的一切:我们发现的要比我们编造的多,我们看到的和揭示的,要比我们创造和虚构的多。起码我是这样。当然,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有必要将小说的氛围营造得比真实更真实。不管小说发生在何处,其场所都要给人以真实感,那儿的细节要比我们记得的任何地方还要丰富。我认为读者最喜欢的就是回忆,越生动越好。小说的气氛就有这样的作用:它给出细节,跟回忆一样令人满意,或者同样可怕。
0
《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