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回忆录 8.7分
读书笔记 第11页
NADPH

我对历史怀有一种持久和强烈的兴趣,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能早早发现德国历史学派的缺陷。历史主义并不探讨科学问题;它关注的是为普鲁士的政策和普鲁士的威权政府(authoritative government)歌功颂德并且提供辩护。德国的大学是国家机构,大学教师是政府公务员。教授们很清楚他们身为普鲁士国王仆从的地位。即使他们真的运用他们名义上的独立自主批评政府措施,这种批评也不会超出我们通常可以在行政官员圈子内部听到的那些牢骚和不满。

0
《米塞斯回忆录》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