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7.7分
读书笔记 译后记
OkSongtag

写《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时,我试图解释自己从何而来。我试图把一段诡异的童年/一种非同寻常的个人历史讲明白。我也试图去宽恕。我认为,如果你不去理解就不可能去宽恕,而写作能帮你去理解——文学/以及所有艺术都能帮你去理解世界。创作能让你置身于内外,从当事人和旁观者的角度审视问题,得到更多的见解。因此,你就不再受困于自己无法处置的境遇。人们感到无奈/无助,是因为他们面对的难题无法解决,尤其是他们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能够围绕你自己的混乱写成一个故事,让你把自己视为一部小说去看待,那是很宽慰人心的,因为小说是机动的,既可以这样写也可以那样写。让我们举步维艰的只是现实。我常想,如果人们能把自己当作小说,肯定会开心很多。

解释自己从何而来,解释自己如何从源头流动发展形成如今的模样。

为何不去理解就不可能去宽恕?宽恕需要解脱,即使你没有全部解脱,也要部分。而理解,带来解脱,引向超脱。部分的你从过往历史/经历/问题中抽离,以外者角度去观看思考:1.离得远,你能够少受当时无能为力/愤怒/恐惧等情绪的束缚干扰,你活得了行动空间和能量。2.获得单一的“我”的视角之外的视角。

温特森说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虚构人物,可以这样写也可以那样写,以文学形式探索自己的经历和情感,尽情去挖掘,去体验/想象/折磨/被折磨,摆脱自我局限。原来还可以如此,最近打算写的东西原来部分是来自这个理由。原来自己半虚构半写实地写作,是为了在虚构重塑中完成对自己的治愈和重建。人生不能重来,现实不能更改,时间(以目前的科学技术)不能被回溯,可是在写作中,这些遗憾被弥补/创伤被安慰。

0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的全部笔记 9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