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芒格的智慧 7.8分
读书笔记 心理学
董事宝
诺依曼和奥斯卡摩根斯顿(The theory of games and economic behavior)效用理论假定:对个体来说,那些相关因素对选择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个人利益最大化----个体对风险做出判断后获得最大化的满足。 卡尼曼和特沃斯基发现,人们再做决定时会规避风险,也就是在一个可能会导致损失的情况下,人们会希望有所得而不是承担风险。
泰勒和贝纳茨推导出:投资者持有一项资产的时间越长,这项资产的吸引力就越大,前提是不要总是去看回报。只要不是每天看投资组合,你就免于被每天的价格波动煎熬;持有的时间越长,你面对波动的时间就越短,因此你的选择看上去就更有吸引力了。换句话说,使得投资者不愿意承受持有股票风险的两个因素是:损失趋避和频繁查看价格。借用近视这个医学词汇,塞勒和贝纳茨创造了短视性损失趋避这个词汇,用于指代损失趋避和衡量投资的频率。 在我看来,阻止投资者在股市中获得好的回报的最大心理障碍就是短视性损失趋避。 或许巴菲特读过约瑟夫德拉维加在《乱中之乱》写的准则:“那些知道如何忍受打击而没有被不幸吓到像狮子的人,在面对恐吓时会咆哮,而不会像其他胆小的人一样想要逃跑。”
奥丁和巴伯认为,网上巨量的信息让投资者轻易地锚定那些对他们的预测有支持作用的证据,这使得投资者对自己的选股能力过于自信。 “互联网对投资的改变,可能让在线投资者对自身的知识和控制能力产生错误的幻觉,使得他们更加自大。”他们解释说,“当人们对某一个预期或者评估获得更多的信息,他们对预期的正确性的自信心的增速比预期的准确性要快得多。”他们说,信息过载会导致知识幻觉。
另外两种性格因素也很重要:个人控制力和成就动机。 第一个因素是指一个人控制周围环境和决定人生的能力。那些认为自己拥有控制力的人被称为“鉴定者”。 另一个性格成就动机,描述的是人们目标明确的程度。 “一个人认为他的决策结果是由能力或他们选择的风险来决定的”。大体上,当人们认识到所获得的回馈取决于个人技能的时候,他们会逐渐转向选择承担更高的风险。如果人们认为结果有机会决定,他们会做出更加保守的选择。
科学时代致力于减少思维的错误和不理性的想法。
舍默说,我们没有生活在史前时代,但我们的大脑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大脑的功能大部分是随着人类历史进化而来的。我们仍然屈服于迷信,是因为作为一个模式化思维的动物,我们需要解释那些无法解释的事物。我们不相信混乱和无序,所以我们需要答案,即使答案不是通过理性的思考,而是通过想象得到的。那些能够被科学解释的,就用科学解释,剩下的交给了想象。 人类经过长时间的进化,在面对不确定因素时会产生强烈的不安全感与紧张感,因此我们愿意去相信那些可以消除紧张感的花言巧语。
查理提醒我们要战胜思维捷径。他认为人们太容易得出一个结论了,人们容易被误导、被操控。“就个人来说,我们曾经也是如此,所以现在我通过两种方法来分析,”查理说,“第一点,真正控制利益的因素有哪些,我是否理性地思考过?第二点,什么是自动控制这些事物的潜意识的影响----潜意识影响很有用,但常常会出现故障。”
0
《查理·芒格的智慧》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