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雅疏义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484页
於沐
錢氏引《漢書》晉灼注:郎,堂邊廡巖郎,謂嚴峻之郎也。

點校者襲點校本《漢書》致誤,應作:

郎,堂邊廡。巖郎,謂嚴峻之郎也。《疏證》引作“郎,堂邊廡也”,可知。

0
《广雅疏义》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