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 8.8分
读书笔记 第194页
雪莱
现行的“爱斯基摩”指称体系格外适合于工业的、个人主义的社会,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借用福克斯的隐喻——个人处于一重又一重同心圆的中心,如同包裹着层层外皮的洋葱一样。“洋葱”的中心是核心家庭,它单独离析出来,由父亲、母亲、儿子和女儿组成,第二层是隔代亲属,即“grandparent”们和“grandchild”们,其次是“uncle”与“aunt”们,以及“nephew”与“niece”们,在此之外则是“cousin”们。

这段“多重同心圆”的描述,很容易让中国读者联想到费孝通形容传统中国乡土社会的“同心圆”理论,原文如下:

“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的分子一般立在一个平面上的,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特征了。我们儒家最考究的是人伦,伦是什么呢?我的解释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的一轮轮波纹的差序。”(《乡土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第26页)

当然,我们都知道传统中国与西欧社会迥然不同,这点费孝通也指出,他认为西欧社会是一种“团体格局”,“西洋的社会有些像我们在田里捆柴,几根稻草束成一把,几把束成一扎,几扎束成一捆,几捆束成一挑。”

在此我觉得,是否同心圆结构,并非西欧或者英国传统社会的核心特征,因为只要是传统社会,都是建立在人身依附关系的等级格局上的(不同于一些现代社会,个人可能以分子化的个体独立存在,除了强大的国家、强势的利益团体之外,个人之上没有其他更高等级的团体在束缚着他)。

但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人身依附关系更像是由强到弱的一段连续的光谱。换句话说,同样是同心圆,这个圆圈画在哪里,影响非常大。传统中国社会的同心圆重点画在一个家族、乃至一个村庄共同体上,在此之内是熟人社会,彼此平等、熟络(除了大家长地位很高之外),更讲究人情纽带。而传统英国社会的同心圆重点画在核心家庭(三口之家)乃至个人身上,在此之外,即便是旁系血亲也经常“亲兄弟、明算账”,更讲究契约和交易。当然我们可以说两者都是传统社会,还没有大众政治参与、普遍经济联系等现代社会特征,但一个更倾向于典型的宗法共同体,一个更倾向于典型的契约共同体,区别不能说不大了。

0
《英国个人主义的起源》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