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8.6分
读书笔记 世界尽头 世界尽头的地图
风挑一点灯
不久,街头响起号角,兽们四起的蹄音如泡沫一般笼罩四野。

冷酷仙境 法兰克福、门、独立组织

沉默如同枪口冒出的烟从话筒里袅袅升起。

世界尽头 森林

天空如罩上细细的粉尘,一片迷濛,阳光沉淀其中,奄奄一息。

冷酷仙境 威士忌、拷问、屠格涅夫

我这如月球背面一般荒芜的斗室,睡意居然也肯光顾。

世界尽头 冬季的到来

关怀和心还不是一回事。关怀属于独立的功能。说得再准确一点,属于表层功能。那仅仅是习惯,与心不同。心则是更深更强的东西,且更加矛盾。

世界尽头 读梦

如同日复一日地阅读不知所云的文章,又如每天观看流逝的河水。
其中也有几幅我已司空见惯的极其平常的景致:白云在空中飘移,阳光在河面跳跃,毫无特色可言。然而这些平庸无奇的景致却使我心里充满无可名状不可思议的悲哀。我无论如何也不理解这些景致何以蕴含令我如此黯然神伤的要素,一如窗外驶过的船,出现却又不留任何痕迹地杳然远逝。

世界尽头 发电站

遮蔽天空的阴云也不似往日那样沉闷压抑,而给人一种莫可名状的亲昵感,俨然以柔软的手合拢我们这个小小的天地。

冷酷仙境 雨日洗涤物、出租车、鲍勃·迪伦

可我又好像觉得,即使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恐怕也还是走回老路。因为那——继续失去的人生——便是我自身。我除了成为我自身别无选择。哪怕有更多的人弃我而去,或我弃更多的人而去,哪怕五彩缤纷的感情出类拔萃的素质和对未来的企盼受到限制以至消失,我也只能成为我自身,岂有他哉! 更为年轻的时候,我也曾设想过成为自身以外的什么的可能性。甚至以为能够在卡萨布兰卡开一间酒吧同英格丽·褒曼相识,或者现实一点——实际上现实与否另当别论——度过与我自身的自我相适相符的有益人生。为此我也曾进行变革自我的训练,《绿色革命》读了,《轻骑军》也看了三遍,不料还是像弯形艇一样终归驶回原处。这就是我自身。我自身无处可去。我自身呆在这里,总是等待我的归来。 人们难道必须称之为绝望? 我不得而知。或许是绝望。屠格涅夫可能称之为幻灭,陀思妥耶夫斯基大概称为地狱,毛姆恐怕称之为现实。但无论何人如何称呼,那都是我自身。

冷酷仙境 爆米花、吉姆爷、消失

所谓公正性,不外乎仅仅适合用于极其有限世界的一个概念。但这一概念涉及所有领域。
0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全部笔记 3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