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托尔斯泰文集(第十七卷)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一八八八年
风挑一点灯
人们最需要的是养成自己的信念,弄清它究竟是什么,然后凭着它去生活,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把与自己完全无关的,难以企及的信念拿来当做自己的信念,然后过一种没有信念的生活,说谎,说谎,说谎,做出他在凭自己选定的别人的信念生活的样子。

一八八九年

的确,不可能向人们证明什么,就是说,不可能驳倒人们的谬见,每一个走上歧途的人都有自己特殊的谬见。当你想驳倒这些谬见的时候,你就要把一切归纳为一个典型的谬见,可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谬见,正因为他有特殊的谬见,他就认为你没有驳倒他。他以为你说的是另外一回事。

一八九二年

今天的颓废派波德莱尔说,写诗需要极端的善和极端的恶。无此便无诗可言。他们说单追求善会消灭对比,因而也就消灭了诗。他们的担心真是多余。恶是如此之强,它是整个背景,随时可以构成对比。如果承认恶,恶就会铺天盖地,结果只有恶存在,没有对比了。甚至连恶也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要有对比,要有恶,就必须竭尽全力去追求善。

一八九四年

最近以来,当我在城中漫步,听到可怕的、残忍的、荒谬的谈话的时候,我往往感到迷惑,不明白人们想要什么,在做什么,于是我问自己:我在哪里?显然,我的家不在这里。

一九零六年

到傍晚,这种心情变成一种孤独无依的感觉,一种渴望爱抚和温存的柔情。我这老头子想变成一个孩子,紧偎着爱我的人,同他亲热,向他诉苦,受到爱抚和安慰。但是我可以紧偎着谁,在谁的怀里哭泣、诉苦呢?这样的人都已谢世。这究竟是什么呢?还是那个想在狡诈的新形式下欺骗、诱惑人的私心恶魔。这后一种感觉使我明白了前面所说的忧郁心境。这只是精神生活的削弱和暂时消失,私心的露头,这私心正在萌芽发出来,但得不到养料,便忧郁起来。克服的手段只有一个:用最简单、首先想到的方式为他人效力,为他人工作。

一九零七年

不是太阳在运动,而是地球围着它转;同样的,不是时间在前进,而是被时间隐蔽着的世界不断向自己呈现出来(注意)。

一九零八年

人做了好事,总被应许,自己也期待着在将来,永生永世能得到回报。这回报确实有,在永生永世,在眼前,在超时间的瞬息间。
0
《列夫·托尔斯泰文集(第十七卷)》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