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裏安回憶錄 9.5分
读书笔记 千变万化,多面玄机
water
几乎所有人都不够认识什么是他们合理的自由,和真正的吃苦。他们诅咒桎梏,有时似乎也用来自夸。再者,他们浪费时间从事虚空的放荡行为,不知道给自己编制最轻省的轭。至于我,我寻找自由,比寻找权势更迫切,而我寻找权势,其部分理由是因为他将使我拥有更大的自由。我感兴趣的,不是一套人生而自由的哲理(所有试着走这条路的人,都使我不耐烦),而是一套做自由人的技巧;试着找出我们的意志与命运连接的关键所在,想明白在什么节骨眼上,教条规矩,可以帮助人的本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不是约束他的自由。请你务必了解,我此刻所说的,并不是斯多德派(stoïque)的苦修法,这是你过分夸大其功能的学派,我也不是指那种不知其所以然的抽象遁世观,遁世之说侮辱我们的生存环境,轻视充满着万物生灵,生生不息的尘世。我向往的是一种更个人化的委身态度,一种更活泼自在的甘心情愿。我认为人生是匹骏马,我们可以骑在马背上宾士,不过首先得先尽自己最大的本事,把骏马驯服。如此委身骏马宾士向前的功夫,总括说来,是一种出自思想所下的决心 ,此决心是逐渐形成的,缓慢得几乎令人不能察觉,心思的想法会带动身躯的配合。我极力要求自己逐步达到这种心灵及身躯合作无间的自由,或者说,这是一种近乎纯净无比的顺服的心志。体能训练对此目标颇有助益,正反合的哲理也对此无害,我首先寻找无事一身轻的自由,一些自由的片刻;每一个规则的生活里都可以找到这些片刻,不懂得主动取得这些自由片刻的人并不懂得生活。我所要求的,更进一步;想象一种瞬间的自由,同时可能两种行动或两种状态并存;譬如学习凯撒皇帝,同时口录许多文章给别人记下;同时又说话,又继续念书。我发明一种生活方式,把最难做到的工作完成,同时又不必全心投入;事实上,我有时也胆敢告诉自己把肉体疲累的观念除去。其他时候,我操练轮流式的自由,情绪,思想,工作都要随时容许被中断,然后再重新被拾起,或者,要确定得到一种本事,把它们呼来唤去像支唤奴隶,免得它们霸占我心。同时,也把吃苦的感觉从我身上除去。不仅如此,还做更进一步的功夫;我决定使用一整天的时间,围绕着某个可爱的思想打转,整天不把这个思想摆下,一切可能使我泄气或使我分心的念头,计画,或其他性质的工作,没有意义的言语,小杂事,这一切都靠拢在这个可爱的思想上,好象整条石柱身上簇拥着葡萄藤饰一般。在其他的时候,相反的,我会把观念细分成许多小段。每个思想,每件事实,对我而言都经过切割,成为许多小型思想或小段事实,更容易让我掌握在手心。难做的大决定既然散成极小的小决定,一个个加以处理,一个个互相牵引,如此一来,任何再困难的大事都变得简单而易下决定,不必存心规避了。
可是我操练得最严格的,还是甘心乐意的自由,这是所有自由中最困难的一项。现状,我要接受它。在我仰仗别人的年间,如果接受它,把它看成是一种有用处的操练,寄人篱下的感觉,苦涩滋味,甚至一切没有自尊的感觉就都消失了。我选择我所能拥有的,强迫自己既然选择了一件,就完全拥有它,尽量去品尝它,如此一来,连最无味的工作也会做得轻松愉快,只要我稍微愿意去喜欢它,热中於它。遇见一件讨厌的事,马上把它用来当做操练的好课题,勉强自己从中聪明地找出可喜的理由。面对突然的偶发事件,或是几乎毫无盼望的事,而对陷阱或海中骤起的风暴,先采取一切措施把有关别人的部分处理过后,就努力欢迎偶发事情,欣赏它带给我意外的惊奇,陷阱或海上风暴也就没有困难地被当成是计画或梦境中的一部分了。即使处境极其险恶,也有过竭尽心力去处理,而把部分可怕之事除去的经验;把恶运看成是我该得的,接受必须接受它的事实。万一我需要受酷刑,而且一定是我所染的重痌逼着我去接受此酷刑,我不敢保证长时间我都能像特拉塞亚斯(Thraséas)那样无视於肉身的痛苦,不过我至少有办法忍受我的哭号。
就这样,借着仔细处理既谨慎又胆大,既认命又反抗的混合现象,在同时要求严苛又审慎让步的情况之下,我终于接受了我自己。
0
《哈德裏安回憶錄》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