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 8.7分
读书笔记 第255页
逍遥游

龙应台问她的70岁的女朋友:“不管人家看见什么外表,你心里的那个你,自我真实的感觉是几岁?”

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她本人的答案如下:

“我的“心里的我”有两个:一个五岁,一个三十九岁。

五岁,就是那个还没进小学受制度教育、凡事惊诧着迷的年龄。我到池边看荷花,是一叶一叶看、一朵一朵看、一茎一茎看的,好像出生以来开天辟地第一次看到荷花。回家发现照片里的荷叶中心竟然有颗心,我会第二天清晨再飞奔荷塘,把荷叶一片一片捧在手里细细看,数荷叶上有几条梗,梗的线条从哪里开始、哪里结束,哪一条梗最突出,那个心究竟怎么形成。

旅行时,儿子们常常得等我到路边去看一只大眼睛的乳牛、一只歪嘴的胖鹅,一朵颜色稀罕的罂粟花,看饱了再继续走。他们哥儿俩往往忍耐地站在旁边,双手相抱,彼此对望……

夜里,和安德烈坐在小木屋里。热带的暴雨打在铁皮屋顶,每一滴雨都像落地的轰雷爆炸,发出千军厮杀、万马奔腾的声音,他却一直安静地在看一本关于十九世纪的书,这会儿突然抬头说,“要跟你到缅甸或者秘鲁这种需要体力的国家旅行,就一定得是现在。再过一两年,大概就只能陪你去美国、加拿大、欧洲这类地方了。。。”

夜雨狂歌如梦,我明白他的意思。

九十二岁的你,如果能够回答我,请问,你心里最深最深的那个你,几岁?”

她的一些内心自问和思考常触动我,好几天,我都在想这个问题。

0
《天长地久》的全部笔记 1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