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魅力 6.8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甜菜产品经理

在这道路即将延伸进无边森林的最后一站,我们与他人的共同点被空前放大,远甚我们的不同之处。

爱情的反讽之一,你越不喜欢一个人,你越能够信心百倍、轻而易举地吸引她,强烈的欲望使人丧失了爱情游戏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漫不经心,你如被人吸引,就会产生自卑情结,因为我们总是把最完美的品质赋予我们深爱的人。

希腊罗马文明视工作为苦差,最好交由奴隶完成。

托马斯·杰斐逊在其《自传》中说,他最自豪的成就是建立了一个精英管理的美利坚合众国,在这里“美德与天才的新贵族”取代了享有不平等特权、往往既野蛮又愚蠢的旧贵族。精英制度赋予工作新的、准道德的品质。由于享有盛名的、薪水丰厚的工作往往只有具备真正智慧和能力的人才能得到,那么你的工作头衔或许能够更直接地揭示你的本质。

我们通常并不会因为做事失败而深感耻辱,只有当我们把自豪和价值感寄托在特定的成就上,却没有实现目标的时候才感到耻辱。

劳资斗争,最起码在发达国家,已经不再像马克思的时代那样赤裸裸地表现出来。但是尽管工作条件有所改善,雇佣方面的法律法规有所完善,工人从本质上而言依然是实现利润的工具,他们自己的幸福或经济保障仅仅是附带的内容。不管在老板和雇员之间发展出何种同志般的友谊,不管工人表现出何种良好的意愿,也不管他们从事同一工作达到多长时间,他们都必须时刻明白,他们的地位并没有得到保证,他们因此而生活在随之而来的焦虑之中——他们的地位不仅取决于他们自己的工作表现,而且取决于他们机构的经济状况;他们也明白,他们只是实现利润的工具,因此他们永远都不会为自己而活着,虽然他们在感情层面非常渴望这样。

一个人的怪异行为从本质而言往往是简单的动物性目的——食品、居住和后代的繁衍——的复杂化体现,

陷入对一个人的爱真是太容易了。或者至少可以说陷入一种对另一个人的强烈的激情真是太容易了,你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称其为爱、迷恋、病态或幻觉。

自从19世纪初浪漫主义运动开始以来,“资产阶级”一词对很多人而言,是严重的侮辱。“对资产阶级的憎恨是智慧的开端,”古斯塔夫·福楼拜如是说,对一个19世纪中叶的法国作家来说,这是一个标准的表达,对福楼拜而言,这种蔑视是他职业的象征,如同与一个女演员有染,一起去东方旅游一样。

我在此发现的最异国情调的事物,就是每件东西都非常出色地令人乏味。

伦敦不是一个资产阶级城市。它是一个富人的城市和穷人的城市。

文字描述仅仅在事物的表面滑过,我们看到一次日落,然后在写日记时搜肠刮肚,将其称为“漂亮”,我们深知还有很多东西尚未表达,却无法将其用语言呈现,

伟大书籍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描述与我们生活中相似的感情和人物;它的价值还在于能够以比我们更加完美的方式描述这些感情和人物,它能够提供一些感受,我们虽然能明确认识到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感知,但却无法自己将其表达出来。

我们本以为房间里安静无声,却发现安静仅仅存在于特定的频率,

在社会要求我们具备的理性表象背后,我们大多数人都有点神经失常

0
《无聊的魅力》的全部笔记 8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