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分
读书笔记 1
南云禾Dagny

那是个被历史遗忘的群体,你们偶然从文献中瞥见他们的踪迹。但你觉得他们与你们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对现代生活可以保持距离。变化也许不可避免地发生着,但有一堵无形的墙让它变慢了。

你看到多座伸向还的简略木构码头,像简洁的句子,没有过多的动词和形容词。

在雨2作品里:有母亲、辛和妹妹叶子。父亲没有回来——被水泡得发白肿大,以致撑裂了衣裤,双眼被鱼吃得只剩下两个大洞。或是什么野兽吃剩的半个头颅、一条腿、整副的排骨血淋淋地张开……或者失去了头,断颈处爬满很大只的黑蚂蚁。

在雨3作品里:爸爸阿土、妹妹叶子、母亲。辛是早夭的那个。“日本人来了”。辛的尸体,连同阿土拆了柜子亲手订制的棺木,也不翼而飞了。

在雨4作品里,有日本人入侵最直白的描写:爸爸、妈妈、辛。妹妹死了,肚子开了个大洞,内脏和下体,两只大小腿都被吃得干干净净。(日本人来了)利刃穿过身躯血喷涌一刀两刀三刀热血濡湿上衣落叶黄土血从嘴角涌出逐一倒下被踹罗土炕头垂下身体交叠着身体。

他们都知道,两代之后,这一切都会被遗忘殆尽。尤其是对那些灾难没有降临到头上的人。

“那些梦并没有消失,即使是在做梦的人死后。它们变成了杂草的种子,随风飘散,当然不记得自己曾经是梦,也就跟一般的杂草种子没两样了。”

雄雉与狗:母亲的故事。

在雨5作品里:第三代出现写到了外公。同名的舅舅就是前几篇故事里的辛。舅舅借着母亲的肉身回魂。

“过去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眼前,这让辛感受到过去的强大力量。好像有什么东西朝他张开了大口。”

在雨6作品里:完全客观的视角看向前面提到的这一家人,关于欲望、性事。两个孩子都死了,“发现时两只脚挂在国外,捞起来时,煮得最熟的头,皮和头发一碰就掉了,手指也烂熟见骨”

在雨7作品里:政治意味。父母不在了,只有辛和妹妹。

“(雨竟然停了)这才发现满天星斗,他们抬起头,无穷远处,密密点点细碎的光,无边无际的不满穹顶。竟然是放晴了。但似乎隔着一层无形的遮拦,那星光有一点难以言喻的朦胧。好像隔了层吼吼的玻璃。寒凉的风似乎也被挡掉了。但水看起来是黑的,深不可测。”

【后死岛】当你微微蹲下,就可以透过敞开的窗看进那小屋。看到那里头的沙漏、船骸、瓶子,以及专注地看着瓶里世界的蚂蚁般的自己。如果你看到更仔细,你会看到那个你也在看着一个瓶子头里的你看着另一个你看着另一个瓶子里头的你看着那无限缩小的妮看着——

而耳畔只剩下雨声。这世界所有的雨声。

有的梦变成一朵朵云。有的云变成了梦。

【南方小镇】:离开前那一夜月光晴朗,周遭废弃的房子都只剩少许墙,白蚁吃剩的梁,月光直照在昔日厅堂欣欣向荣的杂木上,暗处蟋蟀鸣叫。

关于【树】的描写:那些树看起来很老了,祖先的样态。身躯巨大瘿肿,疤瘤累累,大片泛黑如遭遭火炙。

大树还是大树,大到不能再大的那种感觉,好像从恐龙时代以来就在那儿了。但它们的年轮,顶多也就是这墓园的年岁,枝干都和相邻的树纠缠交错,仿佛彼此都是对方的墙。粗壮的树身,树皮黑而潮,苔藓、蜈蚣蕨和各色的攀援植物都长住在树皮上,死去挨着树皮就地化成养分,新芽从尸骸旁冒生。反复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了。

华人都是这样的,不断向前看,把过去忘掉。一代一代忘下去,永远只记得三四代,久没人拜,就长了树长了草,只知道那里是坟场,开始没有人在意谁埋在那里。死太久了就好像从来不曾活过。

有的平房整栋被榕树牢牢地缠着了,巨大的根把整面墙的砖石扭曲了,黏接处松脱了。或硬生生坐在它上头,瓦片都被卷入根须里。

关于【雨】的描写:雨声充塞于天地之间,雨下满了整个夜。无边无际,也仿佛无始无终的;

细细的雨洒了下来。像沙,像米,那一样一把一把地被风的手抛下。远方轰隆轰隆的,像是浪,从更远的世界的尽头推了过来。

水直接从天上汨汨地灌下来,密密的雨塞满了树与树之间的所有空隙。

关于【鱼形船】的描写:(2)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像是用力瞪着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5)母亲说那是龙舟,船身画着红色或绿色的巨大鳞片。

关于【割胶】的描写

0
《雨》的全部笔记 10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