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卡奇早期文选 8.1分
读书笔记 第29页
匿聿

于是,他打碎了所有的形式和碎裂的生活的总体性的界限,为的就是达到生活的惟一的真实源泉,达到那个纯净的、君临天下的自我。但是,随着客体世界的崩溃,主体也成了一个断片;只有自我还存在着,但是,它的存在已经在它自己创造的废墟世界里的非实在性中失落了。这样的主体性想给一切賦形,而且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它只能返照出世界的一个片段。

这就是伟大史诗的主体性的悖论,即它的“将取之,必先舍之":创作的主体性变得富有抒情性,但在个别例外中,简单接受的主体性也能谦恭地把自己转化为一个纯粹的接纳世界的器官,从而体面地占有揭示给它的整体。这就是但丁在《新生》和《神曲》之间所实现的一跃,歌德在《维特》和《威廉·迈斯特》之间所做的一跃,也就是塞万提斯〈Cervantes)在自己一言不发后,让堂吉诃德的无限幽默举世皆知的时候所完成的一跃。与此相对照的是,斯特恩(Laurence Steme)和让· 保尔的清脆悦耳的声音提供反映的只不过是一个世界片段,这世界仅仅是主体性的,因此是有限的、狭隘的和随意的。

0
《卢卡奇早期文选》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