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私人财富管理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梅艳芳机组信托的思与悲
Super DD

一、梅艳芳家族信托主要财产:

现金和物业

二、信托要求:

1.留出170万元支出侄子侄女教育

2.每月支付母亲7万港元的生活费

3.梅目去世后,家族信托的剩余财产将全部捐赠给妙境佛学会

三、三份法律文件:

1.一份家族信托协议

2.一份家族信托意愿书(委托人表达自己诉求的工具,没有法律效力)

3.一份遗嘱(作用是在梅姐死后将所有没来得及安排的财产通通置入梅氏家族信托。遗嘱本来应该是查漏补缺的兜底选项,不幸的是梅姐来不及将生前财产置入家族信托,遗嘱反而成了财产置入信托的主要依据。)

四、由于财产置入家族信托的时间被圣诞假期延误,导致后续一系列的纠纷:

1梅母质疑遗嘱的合法性,希望把通过遗嘱置入信托的财产转移到自己和梅兄名下。

2梅母希望增加家族信托每月分配给她的7万港币生活费。

结果:

1第一阶段梅母败诉。

2尽管梅母常胜利,但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据说到今天为止,梅氏家族信托中的现金财产已经消耗殆尽。

反思:

信托保密安排彻底失效

1信托财产最终是通过遗嘱置入信托,梅母作为继承人,会在继承人诉讼中了解到梅氏家族信托的所有安排

2遗嘱是意愿而非安排

作为家族财富传承工具容易受到挑战(原因:被继承人无法出来解释自己的遗嘱意愿;设立不同形式的遗嘱需要符合不同的法定条件,这些条件精密而复杂,一旦某项稍有瑕疵可能导致整个遗嘱失效;继承法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被继承人自由安排遗产的权利)

3没有构建合理的制约机制(保证家族信托中各个主体的权利趋于平衡,通过理性方式做出有效决策:梅氏信托中受托人权利过大,是的受益人和受托人在家族信托权利安排上失衡)和调整机制(保证家族信托在应对未来变化的柔性)

4时间限制,梅姐只能接受标准化的信托安排,梅姐可能没有咨询过专业的律师关于调整权利失衡,安排不当的信托问题

0
《对话私人财富管理》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