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1949-中国命运的决战-中国近代通史-第十卷 8.4分
读书笔记 第2章 全面内战的烽火
Mr-鱼鹰

sec1 军事调处的失败 一、军调处成立初的努力 1.军调处的成立及其作用 (1)背景 1946年1月停战实现后,中国大地出现了一段短暂的和平时光; 根据停战令的规定,由国、共、美三方在北平设立军事调处执行部,负责执行已经商定的停战政策; (2)成立 1946年1月13日,军调部在北平正式成立,郑介民、叶剑英、罗伯逊分别出任国、共、美三方委员,美方白鲁德任执行主任; 军调部下设联合参谋部及其执行小组,执行小组是工作最繁忙的部门; (3)职能 军调部的工作主要为停止冲突、恢复交通、受降日伪、遣返日俘、整编军队五项; 在实际工作中,军调部的工作有如救火队,集中在停止冲突方面,其他四项职能基本无事可做; 军事调处执行部对保证停战令的切实执行,曾经起到了重要作用; 2.军调部成立初的工作成果 (1)总体状况 军调部成立之初的几个月内,由于国共缓和的大环境,国、共、美三方尚能互相合作、互相让步,遇有矛盾时较为克制,因此达成了若干协议,制止了可能的冲突; (2)具体成果 在军调执行小组的监督下,关内的武装冲突基本上停止了; 在对伪军的缴械投降问题和遣返日俘的问题上,中共作出了让步; 在中共东江纵队的撤退问题上,国民党作出了让步; (3)矛盾斗争的存在 军调部成立初,国、共、美三方的矛盾斗争,尤其是国共之间的矛盾斗争,因为涉及利害关系,也很难避免; 在停战过程中,如何界定国共双方部队的隔离及撤离问题、如何恢复1月13日的军事位置问题都存在不少争论; 3.恢复交通问题的争论 (1)国共的矛盾 国民党特别注意恢复交通带来的战略利益,尤其是铁路交通的恢复,将为国民党运兵带来的战略利益; 中共虽不反对恢复交通的必要,但强调恢复交通的全面性及拆除对中共根据地封锁线的重要性; (2)恢复交通工作的搁浅 2月9日,张治中、周恩来和马歇尔曾达成恢复交通的原则协议; 但在具体实行过程中,中共建议模仿军调部,成立由三方组成的铁路管理委员会,而国方坚持铁路交通只能由交通部统管;双方在这一问题上无法达成共识,恢复铁路交通的方案自然搁浅; 中共坚持的拆毁封锁线上的碉堡问题,也因国民党的反对无法达成妥协; 二、局势的恶化与军事调处的失败 1.军事调处工作的衰退 (1)利益、意见分歧 军调部的工作原则为国、共、美三方一致同意,实际在当时的情况下,国、共、美三方完全一致的可能性较低; 在实际工作中,三方终日处于各种不同意见的争吵之中,常因意见不一而无法开展工作; (2)局势日益紧张 东北战火燃起之后,军调部在中共强烈要求下,企图找出平息冲突之道,以免东北战事影响关内,但因为国民党的反对和美国的暧昧态度终未如愿; 东北战事的刺激和全国政治环境的恶化,使关内的军事形势亦开始紧张; (3)维持军调部权威的努力 为了保持军调部的权威,控制战火蔓延至关内,马歇尔作出了一定的努力; 5月初,徐永昌、周恩来、白鲁德前往中原实地调停,局势有所缓和; (4)军调工作衰退 由于全盘局势的恶化,军事调处工作已不复当初之动力,执行小组也由监督执行机构退而成为报告机构; 2.四平战役后的停战谈判 (1)中共的局部报复 四平战役后,中共反而解除了原来在战和问题上的一些顾虑与约束,国民党趾高气扬的表现,使中共认为全面内战已不可避免,并因此而布置开战的准备; 中共在关内对国民党进行了局部报复,指示陈毅部攻占了山东部分地区,山东全境几为中共所占; (2)停战谈判继续 在马歇尔的调停下,停战谈判仍在继续; 6月24日,三方草签了《恢复华北华中交通线指令》《解决执行小组交通小组北平军调部及长春军调分部中某些争执之条款》和《终止东北冲突之训令》,尚处于弱势的中共为了争取更多时间,在谈判中作出了重要让步; 蒋介石坚持只有在整军方案上达成协议,国民党才能在这些协议上正式签字; (3)整军方案的谈判 整军方案谈判的关键在于整编后中共军队的驻地; 按照国民党的方案,中共将失去东北所有重要地区、华北优势地位被严重削弱、失去重要的苏北根据地,而且中共军队将被分割隔离;国民党以这种极其苛刻的方案作为签订其他协议的前提,更有挟东北胜利之优势,迫中共作城下之盟的意义; (4)马歇尔调停的失败 马歇尔虽已感觉其使命之艰难,但仍勉为其难,仍在继续努力; 在6月停战期的谈判中,马歇尔的忙碌一事无成,由和平至战争的形势发展已无可挽回; 3.国共各自动员与谈判停止 (1)国民党的动员 6月中旬,蒋介石多次对国民党高级官员和高级将领发表演讲,批评有人以为的中共问题军事不足以解决和中央经济困难的说法,实际上起到了战争动员的作用; (2)中共的动员 中共同样也在进行战争的准备与动员,中共中央给林彪的电报即表明了为战争准备的意思; (3)中共妥协与国民党进逼 6月26日,中原战事爆发,国民党进一步提高要价; 中共仍然希望尽量推迟战争爆发的时间,故同意再作相当让步,将军队北撤; (4)蒋介石决定动武 6月底,停战将届满,蒋介石于28日和29日连续召集国民党高层会议,商谈对共政策方针; 会上多数人主战,蒋介石最终决定动武; (5)谈判停止 7月10日,进行了最后一次会谈后,国共高层代表的接触暂告中止; sec2 国共双方的军事动员 一、国民党的军事动员 1.国共军事力量对比 (1)兵力对比 国民党陆军正规军200万人,海、空军19万人,总兵力达到430万人; 中共野战部队61万人,地方部队66万人,军队总数不过为127万人,没有海空军; 国民党的海、空军对中共有绝对优势,陆军野战部队不仅数量超过中共两倍以上,装备更为中共部队所不及; (2)军队装备对比 国民党部队已有39个军(师)换用美式装备,重装备火力与机动性大大提高; (3)后勤补给能力 国民党的后勤补给能力也强于中共,其下属兵工厂月产步枪9000支、机枪1430挺,火炮875门,中共下设兵工厂月产步枪只有1000支,不能生产重武器; 正因为国民党拥有强大的战争机器,因此其对打胜与中共的战争有充分的自信; 2.战争部署与准备 (1)党内准备 1946年2月间,军方拟定的方案将未来的军事行动分为三步; 同月,白崇禧到北平与李宗仁、孙连仲等商谈军事; 5月中下旬,蒋介石连续给负责国民党军队整编训练的顾祝同和刘峙发去密电,表明其已将6月底作为开战之期,命令下属进行全面准备; 6月1日,李宗仁致函蒋介石,认为“不应再受协议之约束,确保主动”,此项进行全面内战的建议与蒋介石不谋而合; (2)蒋介石的军事战略 第一步必须把匪军占领的重要都市和交通据点一一收复,使共匪不能保有任何根据地;第二步要根据这些据点,纵横延展,进而控制全部的交通线;(以点控线,由线控面) 蒋介石始终固执于中国的历史和传统,将中共视为“流寇”,将进攻重点放在中共根据地的城市和交通线; 但中共部队惯用运动战,甚少固守城市,蒋的进攻便成为无的放矢;国民党的机动性与作战能力也不足以凭借交通线封锁中共部队的运动迁移,阻其“流窜”也成为空谈; 3.内战爆发初的国军军事状况 国民党军采取的是全面进攻战略 (1)实际的受限 在实际中,政治上由于外部环境的压力(马歇尔尚在中国,国共谈判仍在进行)和外交关系顾虑(苏联对东北战事可能之反应),国民党迟迟不能进行全面动员,进入完全的战争状态; (2)军力有限与重点进攻 由于兵力动员的困难(整编训练未及完成),以及军队兵力调配在中共军队阻击下迟迟未能完全到位,只能讲进攻重点放在华北和华东部分地区,尤其是苏北到山东一带; 国民党军用于一线的攻击部队不过26个整编师72个整编旅,约占其正规军总兵力的30%,最高峰时期军队的数量也只比中共部队多一倍左右,尚不能形成必胜的绝对数量优势; (3)战略不明、战术欠周 国民党在实际作战中犹豫不定,不仅没能速决,反而在消耗战中拖垮了自己; 国军兵力散布各战场,多行全面进攻,兵力分散,攻防无重点; (4)装备、交通等优势 国军表现出较强的优势炮火、较好的步炮协同能力、较为迅捷的交通运输能力、较为完善的筑工守备能力; 4.国共军事对比 (1)部队士气 国军由于抗战时期长期守势作战影响,相当部分的部队攻击力较为地下,过于依赖武器装备的作用,尤惧中共部队夜战、近战和白刃战; 中共部队则依靠强有力的政治工作,使部队具有高昂的士气与精神; (2)作战主动性、灵活性 国军对于上级指示的理解近于教条,在作战时缺乏主动性与灵活性; 中共军队充分发挥前线部队及其指挥官在作战中的主动性和灵活性,强调应时而变、应地而变,不恪守成规,中央“不为遥制”; (3)作战战略(城池、有生力量) 国军过于注重占领地盘,而忽视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却使自己背上了守备的沉重包袱; 中共并不在意一城一池之得失,其统帅部很少要求部队占领某一地方,而是要求部队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 (4)内部协同配合 国军派系复杂,内部矛盾众多,1946年上半年的精简整编更加剧了这种矛盾,加上统帅部指挥层次过多,导致国军的协同行动多不成功,各战场之间,各战场内部,军与军、师与师之间,少有协同配合的成功范例; 中共军队经过八年抗战的实战磨合,基本形成了在中共中央领导下的既有高度集中统一,又在一定程度上照顾到历史渊源的战区指挥系统,原先的地域界限已渐为战区内部的统一指挥所消融,战区内部部队之协同配合甚少发生; (5)指挥官的任用 国军虽有如杜聿明、胡琏、孙立人等崭露头角的指挥官,也有不少如胡宗南一样的平庸之辈,更因论资排辈并照顾人事关系,使刘峙这样的老朽无能之辈仍占据着关键性的岗位; 中共则在注重发挥彭德怀、刘伯承等老一代战将作用的同时,放手让经过实战磨炼的年轻一代战将指挥作战,40岁左右的林彪、粟裕、陈赓等在内战中崛起并独当一面,运用大兵团进行机动作战的出色指挥能力为中外军界所公认; (6)情报工作 国军的情报工作,尤其是对中共的战略性情报工作可谓毫无建树,几乎未得到中共统帅部、战区一级有价值的重要情报; 中共对国民党的情报工作却极其成功,不仅国民党的多位高级将领或是中共秘密党员或与中共早有联系,而且中共情报人员还打入了国民党统帅部的核心,国军的战略情报均被中共事先获知,使国军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7)征兵工作 国军依赖于高强度的征补,因为缺乏全面而得人心的社会政策配合,国军征补基本靠强迫,即所谓“抓伕”,难以维持一支稳定而有战斗力的部队; 中共发展出以一线部队(野战部队)、二线部队(地方部队)、三线部队(民兵)逐级迅速递补的完整机制,特别注重以实际利益(如土改)鼓励农民参军,同时争取国民党军士兵的投诚反正,全面内战期间,国军计有180余万人起义、接受和平改编、投诚; 5.国共其他方面的对比 (1)国民党所受牵制 战后国民党在政治上纷争不已,经济上无力控制恶性通货膨胀,社会上因其接收过程中舞弊而广受批评,外交上受国际大环境的牵制; (2)中共的优势 中共上下一致,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强调协同配合,通过精心算度,在实战中不断将总体劣势转化为局部优势,又由局部优势逐步累积为均势,最终超过对手变为优势,获得战争胜利; 二、中共的军事动员 1.战前充分准备 (1)准备及时 自东北战事发生后,中共就开始对各根据地进行战争动员,要求各地迅速行动,充分准备,从和平状态转入战时状态; (2)充分的心理、实际准备 5月29日,中共中央军委对各军区发出指示,要求在半月至一月内完成准备工作,对战争爆发时间的估计相当精确; 6月19日,全面内战爆发前夕,中央指示各地负责人准备,全党上下对即将来临的战争已经有了心理和实际的准备; (3)发展国统区第二条战线 中共注重发动城市工运、学运,扰乱国民党后方阵线,同时团结城市中间阶级,力争舆论同情和支持,成功在城市发展出反对国民党统治的第二条战线;(第三条战线指国民党内爱国力量的起义) 2.战略部署 (1)战略战术的运用 中共强调打运动战、歼灭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而不以保有城市为目的; 战术上强调速决,以此促进战略上的持久; (2)作战部署 中共特别强调各战区之间和战区内部的配合,并随着战争的进程不断改变自己的部署; 中共最初设想以外线作战方式将战争引向国统区,后在实际作战中将整个战争进程分为内线与外线作战两个阶段,体现了中共能够根据形势的变化不断调整自己的战略部署,着重发挥内战作战的优势; 3.尽力推迟内战爆发时间 与国民党相比,中共毕竟处于弱势,所以中共还是希望内战爆发时间尽可能推迟,因而内战爆发前对时局的基本方针为“避免挑衅,拖延时间,积极准备”; sec3 国民党的全面军事进攻 一、中原战场 国共全面内战以中原战事为其开端; 1.中原军区被困 (1)中原军区成立 抗战胜利后,李先念部、王树声部、王震部在平汉路西的鄂北、豫南地区会合,组成中原军区,李先念出任司令员; 中共在重庆谈判中曾提议让出这一地区,后因形势变化又要求其在原地坚持,吸引国民党军,策应中共在北方发展; (2)中原部队被困 1946年初,中原部队被国军围困于鄂东北、豫东南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狭小地区,国民党军早已将其层层围困,只等待动武时机的到来,中原部队随时有被包围和消灭之可能; (3)局势日益紧张 东北战事发生后,中原实际上已成为关内最有可能爆发战争的热点地区; 6月7日,蒋介石下令东北停战,同时将注意力转移至关内,频繁在国民党党、政、军高层各种场合进行战争动员; 2.国军准备围歼与中原部队突围 (1)国军围歼准备 6月18日,蒋介石电令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统一指挥第五、第六绥靖区部队,围歼中共中原部队; 刘峙动员了数倍于中共部队的8个整编师18万人(后增加至30万人),准备一举围歼,6月20日下达了作战计划; (2)中原部队突围 国军的部署很快通过秘密情报渠道为中共获悉,6月23日中共中央指示中原部队“立即突围,愈快愈好”; 中原军区在十分秘密的情况下集结部队,准备以突然行动的方式突围,中原军区负责人决定出乎国军之意料,以主力部队掉头向西,越过平汉路,从国民党军部署薄弱处突围; 6月24日晚,中原军区部队开始向平汉路方向运动,皮定均部向东突围,吸引牵制国军围攻部队; (3)结果 李先念部、王树声部、王震部等主力部队成功越过平汉路突围,皮定均部也向东突围至中共淮南根据地; 中原部队遭受相当的损失,减员过半以上,但保持了基干力量; 3.全面内战的爆发 国军进攻中共中原军区后,内战战火自东北烧向关内,国共之间的大规模战争随之在苏中、苏北和皖中、皖北爆发,华东战场为全国所瞩目; 其他战场已逐次开始大战,中国大地笼罩在全面内战的战火之中; 二、华东战场 1.总体概况 (1)华东战场的范围 内战初的华东战场,一般指位于长江以北、主要沿津浦铁路和大运河两侧的东战场(苏中、苏北)、西战场(淮南、淮北)、北战场(山东胶济铁路沿线); (2)中共华东战场地位 自抗战中期开始,中共陆续在这些地区建立了较为巩固的根据地,几乎控制了全部农村和多数城镇,并经过长期的经营,基础已经巩固,其人力、物力与战略地位对中共有重要意义; 2.作战前的准备 (1)国民党的部署 中共华东地区,对国民党政权形成较大威胁,故为国民党志在必得; 苏北是国民党动武的主要目标,由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指挥第一(无锡)、第二(济南)、第三(徐州)、第八(蚌埠)绥靖区与中共部队进行决战; (2)中共的部署 中共对华东战场极为重视,决定由新四军及山东军区陈毅负责统一指挥华东战场,具体部署由陈毅指挥山东野战军负责淮北作战,粟裕指挥华中野战军负责苏中作战; (3)马歇尔对蒋施压 7月4日,徐州绥署发出第二号作战命令,由于国民党进攻计划事先为中共侦知,并在军调部提出交涉,马歇尔不得不向蒋介石施加压力,迫使蒋下令暂缓行动; 3.东线战场——苏中作战 (1)粟裕先发制人 粟裕趁蒋下令暂缓进攻的战机,选择了主动出击,首先集中兵力,以6比1的绝对优势,于7月13日发起分散驻扎在苏中国民党整编第83师的2个团,至15日2个团基本被歼; 苏中作战打响后,国民党统帅部方紧急命令各部按原计划发动进攻; (2)粟裕七战七捷 粟裕以灵活的用兵方式、机动的作战方法,集中兵力,成功地指挥中共部队以弱击强,连续作战,遏制了国民党军的进攻势头;国民党军付出了损失5万余人的代价; 粟裕指挥的苏中作战被中共称为“七战七捷”,对于中共在内战初期鼓舞各根据地军民、内线作战战略方针、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术运用具有重要意义; 4.西线战场陈毅失利 国军在西线对淮南、淮北的进攻取得了较大进展; (1)淮南作战失利 7月16日,国民党精锐部队在淮南发起进攻,中共军队被迫撤退; 7月底,国军占领天长、盱眙; (2)淮北作战失利 陈毅指挥山东野战军担任淮北作战,以寻机歼灭国民党军一部,巩固苏北根据地为作战目的; 陈毅决定以主力攻击泗县,8月7日双方部队在泗县城下交手,国军作战顽强,山东野战军伤亡严重,后由于国军其他部队增援,陈毅于9日决定停止攻击; 山东野战军在泗县作战伤亡较大,且攻城未果,被迫退出淮北,对部队的战斗力和作战心态均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5.北线战场——胶济路为中心 四平战役后,中共为采取报复行动,命令山东部队发起反击作战,山东战事早于中原、苏北而开始; 1946年10月后,国共双方在山东战场均暂时转入休整,以等待苏北战事的发展; 直至1946年年底,华东主战场仍在苏北; 6.苏北、鲁南作战 (1)陈毅、粟裕的分歧 山东野战军淮北作战失利后,东移至泗阳,与华中野战军作战地域相邻,双方在下一步行动上产生了意见分歧; 陈毅倾向于向北攻击,以保持山东根据地,希望华中部队配合;粟裕倾向于坚持苏中,认为山东野战军在现地甚至更南地区作战有利; (2)两淮失守与华中野战军北上 最初中共中央支持了粟裕的意见,后因山东野战军泗阳作战失败而匆忙北移,中央命令粟裕率部北上增援,国军趁机占领两淮地区; (3)山东、华中野战军合并 自内战开始,陈毅指挥的山东野战军几次作战均未达预期目的,陈毅也坦承自己的失误; 粟裕率华中野战军主力北上后,建议集中两个野战军共同作战,陈毅表示赞成,并建议将两个指挥部合而为一,军事上多由粟裕下决心; 陈毅和粟裕各有特长,陈毅的政治地位高,更具有大局观,善于统领全局;粟裕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在指挥作战方面表现突出; 中共中央审时度势,决定由陈毅、粟裕合作指挥华东作战; 但中共在华东战场作战重点的问题仍未完全解决,自9月两淮失守到12月宿北战役前,中共的作战重点一直在苏北还是鲁南之间徘徊; (4)苏北失守与宿北战役 国军整编第74师攻下两淮后,10月中旬起倾全力向东攻击苏北中心的涟水,12月16日整编第74师攻占涟水; 12月27日,国军基本控制了苏北; 12月15日,粟裕指挥山东和华中野战军的绝对优势兵力包围整编第69师于宿北,19日晨整编第69师2万余人被全歼,师长戴之奇自杀,是为宿北战役; 宿北战役是中共华中与山东野战军统一行动后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作战,结果以全歼整编第69师而创下内战以来的胜利记录,宿北战役后,苏北基本沦陷,中共包袱放下,华东主战场转入山东; 7.华东战场作战的意义 国民党军收复了苏北全部县以上城镇,解除了中共部队对津浦铁路和南京、上海一带的直接威胁,并将中共部队压至陇海路以北,但未能在野战中歼灭中共部队; 中共方面,虽然失去了苏中苏北和淮南淮北根据地,但部队损失不大,基本上是主动有序地撤往山东,并在这一转战过程中保持了部队的高昂士气与战斗力,为山东战场的作战准备了条件; 三、华北战场 1.战场范围 华北是战后国共争夺的主战场,其地域包括河北、山西、绥远、察哈尔的全部和热河的部分地区、河南北部,以及豫、皖、鲁、苏交界地域; 2.北线战场——晋、察、冀、绥 (1)双方的作战部署 国军——由第二战区(山西,阎锡山)、第十一战区(河北,孙连仲)、第十二战区(绥远、察哈尔,傅作义)担任作战任务,由于兵力相对弱,除胡宗南派兵自陕西进入晋南发起攻势外,其他地区均暂取守势; 中共——赋予华北部队的任务较重,要求他们夺取“三路四城”,即平汉路、正太路、同蒲路,保定、石门(石家庄)、太原、大同,这个作战任务在相当程度上脱离了实际;担任华北北线作战任务的是晋察冀军区聂荣臻部和晋绥军区贺龙部; (2)大同作战失利 聂荣臻和贺龙建议先打大同,再出击平汉路和正太路,此建议得到了中共中央的同意; 大同由第8集团军副总司令楚溪春坐镇,指挥3个师2万余人守城,中共攻城部队总数不到2万人,略少于大同守军的人数,不能确保多数优势,且武器装备落后,加之两个方面军协调作战不周; 8月初中共部队开始攻击大同外围,用了20天至9月初才攻至城垣; 9月初,傅作义派援兵解大同之围,双方在集宁作战,中共军队作战不利,于16日撤围大同; 大同作战,主要是对攻击坚固设防城市的困难估计不足,准备不周全,而又未能集中兵力形成绝对优势,以致久攻不克,这次失利直接影响到后来的张家口作战; (3)张家口作战 大同作战失利使国民党军在华北的进攻声势渐涨,9月中旬北平行辕制定张家口会战计划,集结重兵于平绥路两端,形成对张家口的包围之势; 由于东线进展缓慢,蒋介石积极促使西线傅作义进攻,傅作义援军以迅捷而出人意外之速度自北面奔袭张家口,进展迅速,10月11日占领张家口; 10月14日,国民党军东西两线部队会师于宣化东,打通了平绥路; 张家口作战,中共军队对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思想,在战役指导上和战术指挥上均存在问题; 傅作义对国军攻势之成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使其在国民党中地位迅速上升,直至成为华北“缴总”总司令,成为少数被蒋介石信任并委以重任的非黄埔系将领之一; 3.东线战场——热河 (1)作战部署 热河是华北战场的东线,但由于热河地处华北与东北之结合部,国共双方均由东北方面负责热河作战: (2)中共作战不利 担任热河作战的中共部队只有冀热辽地方部队的7个旅,实力上无法与国民党军硬拼,国民党军的进攻行动未遇太大的抵抗; 8月28日,第13军占领热河省会承德;至9月底,国军基本占领冀东各县; 10月12日,第13军占领多伦,打通了与察境国军之联系通道,国军转入“扫荡”作战; 4.南线战场——豫北、豫东北、鲁西南、晋南 (1)作战部署 国军以郑州绥署担任此地域作战,并可得相邻之徐州绥署和第二战区支持; 中共方面以晋冀鲁豫野战军刘伯承、邓小平部担任该地区作战任务; (2)刘邓西线作战与定陶战役 8月10日,刘邓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出击陇海路豫东段,行动顺利,半个月内连续破路300多里,直逼徐州侧翼; 8月徐州绥署实行第二期作战计划,刘邓将整编第3师诱入定陶西南,围困后猛烈进攻,9月6日,整编第3师全军覆没,师长赵锡田被俘; 定陶战役国军损失1.7万余人,为内战开始以来所未有,刘峙因指挥无能被免去郑州绥署主任职务,由顾祝同接任,此后鲁西南作战全部划归郑州绥署指挥; (3)东线战场国军的顺利攻势 由于刘邓部队的攻击重点在西线,东线国军行动较为顺利,基本完成了预期作战目标; 9月12日,攻占定陶,20日占菏泽; (4)豫北战场 豫北战场,郑州绥署命令整编第26军军长王仲廉指挥4个师,在平汉路东西作战,扩大了国军在豫北据有之地域; (5)晋南战场陈庚部三战三捷 晋南战场由郑州绥署所属第一战区胡宗南部担任作战任务;中共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陈庚部担任晋南作战; 自7月中至9月底,陈庚部在同蒲路南段三战三捷,连克多座县城; 四、内战初的作战结果 1.国军的成果与失误 (1)成果 经过半年的攻势作战,国军占领了原先由中共控制的不少地盘及若干城市,打通了津浦、胶济、陇海、平绥、同蒲等铁路,改善了其统治区大城市如沪宁、平津地区的威胁,有利于其后之作战; (2)失误 但国军未能消灭中共的野战部队,自己却背上了守备包袱,机动兵力下降,攻击锐气已挫; 2.国共下一步作战计划 (1)中共 毛泽东将消灭国军进攻部队作为各野战军最重要的目标; (2)国民党 1946年12月1日,蒋介石致电陈诚,认为国军正按预定计划取得进展,提出继续作战的基本设想; 蒋介石仍企图以全面进攻方式从速解决问题,并注重发挥国民党军重装机械化部队的优势,战争仍将在更广大的地域内展开; sec4 国共关系的最终破裂 一、国共谈判中断与军调部解散 此时的谈判已经不是为了和平,而是为了争取舆论,为了将对方推上战争责任者的审判台; 1.美国的调停 作为调停者,美国深深地卷入了战后中国政治,但对于中国国内形势的发展,美国实际上也缺乏有效的干预手段; (1)司徒雷登调停 7月15日,“中国通”司徒雷登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期望以其对中国的了解推动美国调停能有所成就; 8月1日,司徒雷登向蒋介石组成五人非正式小组,继续进行相关谈判; 国共双方毫不妥协的态度令司徒雷登颇感无奈; (2)国共重新谈判 8月29日,在美国调停下,由国民党代表吴铁城、张厉生,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及美国代表司徒雷登组成非正式五人小组; 国方表示只谈改组政府问题,不谈军事和停战问题,因此非正式五人小组一直无法正式坐下来谈判; 中共中央则指示周恩来,将恢复1月13日停战令生效时的“地区和军队原状”作为停战的基本要求; 国共双方的立场渐行渐远,调停只是徒具形式而已; 2.国军占领张家口与国共谈判中断 (1)国军占领张家口的影响 国军对张家口的进攻将国共关系逼至绝境,张家口是当时中共在东北以外据有的唯一一个省会城市; (2)蒋介石宣布如期召开国大 10月11日,国民党军占领张家口,消息传来,蒋介石非常得意,当天即宣布如期召开国大; 16日,蒋介石挟国民党军胜利之势发表声明,提出处理时局的八点办法; (3)国大召开 蒋介石宣布如期召开国大后,政局转入围绕国大召开与否之纵横捭阖,为了营造和平统一气氛,蒋介石邀请周恩来回南京谈判,21日周恩来回到南京; 11月15日,由国民党主导的制宪国大在南京开幕; (4)国共谈判中断 11月16日,周恩来在南京举行记者发布会,指责国民党一党包办的国大; 11月19日,周恩来飞离南京,回到延安,国共谈判实际中断; 3.马歇尔回国与美国 (1)背景 随着国共关系的日趋恶化,美国特使马歇尔再无事可做,国共谈判停顿后,马歇尔不能不考虑结束调停; (2)美国发表对华政策声明 1946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再次发表对华政策声明,对中国未能用和平方式达成团结目的表示遗憾,表示仍然希望找到和平解决的途径,重申美国无意干涉中国内部事务; (3)马歇尔回国 1947年1月8日,已被任命为美国国务卿的马歇尔自南京登机回国; 这不仅是马歇尔个人的失败,更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 马歇尔行前发表声明,对国共双方均有批评; 4.军调部的解散 (1)背景 全面内战爆发后,军调部已经失去其功用,对制止战争束手无策; 马歇尔走后,由国、共、美三方组成的军事调处执行部也到了解散之时; (2)军调部逐渐解散 1946年11月21日,东北小组全部撤离;1947年1月,关内各小组全部撤离,军调部自身也名存实亡; 1947年1月30日,国民政府宣布因美国退出调处而解散三人小组和军调部; 2月21日,军调部中共委员叶剑英率最后一批工作人员离开北平,至此,军调部风流云散,完成了其历史使命; 二、国民党和平攻势被拒与国共关系最终破裂 1.国民党新的和平攻势 (1)背景 1946年底,国民党一党主导的制宪国大,以通过宪法,准备实施“宪政”而告结束;为了配合新宪法的通过,显示民主姿态及以政治方式解决中共问题的“诚意”,争取国内外舆论支持,国民党发起了新一波和平攻势; (2)国民党和平攻势 1947年1月1日,蒋介石在元旦文告中表示,不放弃政治方法解决政治问题额方针; 1月15日,蒋介石召集上年出席政协的国民党代表商谈,决定派张治中前往延安,或请中共派员来京继续商谈,谈判方案为——政府与中共立即下令就现地停战; (3)中共不为所动 中共对国民党的和平声势不为所动,反应冷淡; 1月26日,中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发表声明,强调中共的和谈条件,而这样的条件又是国民党所不可能接受的,国民党此番和平攻势就此收场; 2.中共战略方针的变动——革命高潮论的提出 (1)背景 国民党的所作所为使中共丧失了对国民党起码的信任; 全面内战爆发以来的形势发展也未如国民党原先所预期的: 国军军事上虽有较大进展,也损失了相当的有生力量; 制宪国大并未能实现整合社会力量、统一全国舆论和人心之作用; 经济上更是毫无起色,通货膨胀愈演愈烈,引发城市社会动荡; 中共在面临国民党军事、政治的猛烈攻势时,表现沉着,有条不紊,顶住了其最初的进攻,自信可以与国民党周旋到底; (2)决定采取“打”的方针 1946年11月,周恩来回到延安后,中共高层在几次会议中检讨以往因应之得失,分析未来形势之发展,相应决定了中共的战略方针; 11月21日晚,中共中央全体扩大会议决定采取“打”的方针,认为共产党能够战胜蒋介石集团,预计用三年到五年,也可能十年到十五年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3)革命高潮论的提出 1947年2月1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关于时局和任务的指示》,提出中国时局将发展到新的人民革命的阶段,党的任务是为争取这一高潮的到来及其胜利而斗争; 中共领导人在会上的发言均肯定了形势的变化及革命高潮的即将到来; 这是中共高层多年来第一次明确提出打倒国民党蒋介石的问题,并在中共高层内部获得一致的共识,再由中共中央会议将此确定为中共的战略方针; 当时正值国民党处于其政治、军事进攻的巅峰,不少中共党内人对前途都存有疑虑,然而中共中央已经敏锐地洞察到形势将要起变化,提出革命高潮论,的确表现出中共领导层的成熟及其远见卓识; (4)公开否认国民党政权合法性 1947年2月1日,中共中央发表公开声明,声称1946年1月10日以后由国民政府签订的对外条约,未经中共和其他参加政协的党派同意,中共在现在和将来均不承认,实际上等于公开否认国民党政权的合法性; 3.国共关系彻底破裂 (1)背景 周恩来离开南京后,中共代表团由董必武领导,仍留守南京在国统区宣传; 马歇尔离华、美国决定撤离军调部、国军正准备进攻延安使,国民党再也无法容忍中共在其统治区保留机构,进行宣传鼓动,国共关系最终破裂势成必然; (2)国民党驱逐各地中共代表团 2月27日,重庆警备司令致函中共驻重庆代表吴玉章,令其限期撤离; 2月28日,南京首都卫戍司令部致函中共代表团,令其3月5日前撤离;同日上海也下逐客令; 各地中共代表团遂陆续撤回延安,3月7日,中共驻南京代表团董必武一行最后离开南京; (3)第二次国共合作彻底结束 至此,以全民团结、联合抗战为契机,维持了近10年之久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也因抗战结束使国共双方失去了合作基础而最终结束; sec5 国民党的重点军事进攻 一、国民党由全面进攻转向重点进攻 1.山东战场与鲁南会战 (1)国军进攻鲁南受挫 自1946年年中全面内战开始后,华东一直为国共双方的主要战场,进入1947年后,山东已经成为华东战区的主战场; 1946年12月中旬,国军鲁南的4个整编师向前推进,整编第26师孤军深入,陈毅抓住此次机会,集中山东和华中野战军主力,于1947年1月2日晚突然出击,包围了集结于向城的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1月4日下午全歼该部队; 中共部队继续进攻鲁南的峄县和枣庄,全歼整编第51师,全部战役过程历时近20天,国军损失2个整编师、1个快速纵队,共5万余人; (2)鲁南会战前的作战部署 国军统帅部判明中共部队主力已转移山东,决战时机已至,故积极策划鲁南会战,期望一举拿下中共华东根据地的中心临沂,歼灭中共山东主力部队; 国军企图以优势兵力南北对进,在沂蒙山区夹击中共部队而歼之,1月底国军各部开始按计划行动;1月30日下午5时,鲁南会战计划在国防部作战会议通过,半个小时后通过中共内线传递到陈毅的手上,所以中共应对国民党鲁南会战可谓从容不迫; 2月3日,中共将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正式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由陈毅任司令员兼政委,粟裕任副司令员,总兵力达到30万人,成为中共实力最强的一个战略集团; 山东战场成为国共两军实力较量的主要战场; (3)鲁南会战过程 南线国军因之前几次教训,行动谨慎;北线国军不知利害,表现冒进,陈毅、粟裕决定转移主力至北线,先打北线国军; 2月10日,华东野战军下令集中全部9个纵队围歼北线国军,20日在莱芜歼灭了第73军77师,并封闭了李仙洲部向北的退路,包围了李仙洲部;2月23日,李仙洲4万余人的部队被全歼,李和多名高级被俘; 南线国军面对中共少量部队的阻击,行动仍较谨慎,直至中共部队主动撤离后,方于15日占领临沂空城; (4)鲁南会战的影响 国军精心策划的鲁南会战,以占领临沂为开端,以在莱芜损失7个师(旅)5万余人收场,数万人整装配置的大兵团被歼,为国军内战以来空前之失败; 为了维护统帅部的威信,蒋介石亲飞济南部署善后,将失利原因推之于下属,徐州绥署主任薛岳被免职,成为替罪羊; 2.国军在各个战场进攻的停顿 (1)华北战场 在华北战场北线,国军攻占张家口后,继续南攻中共晋察冀根据地,但到1947年2月,4次进攻均未得手,被迫停止; 华北战场南线,国军向冀南发动攻势,一度逼近中共晋冀鲁豫根据地中心城市邯郸,后刘邓指挥发起巨金鱼战役,出击鲁西南,国军被迫回援,结束了冀南攻势; (2)东北战场 在东北战场,自1946年6月停战后维持了4个月的平静局面,在10月被打破;10月下旬国军开始进攻中共南满根据地,并相继攻占安东、通化,中共东北局坚持南满,加上北满根据地的配合,国军的进攻未达预期目的,由于兵力不足,开春后即基本停止攻势; 3.国军改行重点进攻 (1)全面进攻的巨大兵力损耗 经过1946年7月至1947年2月的全面进攻,国军在向中共控制区推进的过程中,得到了占有地盘之收获,但由于机动兵力的损失及转用于守备,渐渐失去了兵力运用的优势与便捷; (2)改行重点进攻 面对国军进攻势头渐失之状况,为了速战速决,在全面进攻已取得相当进展的情况下,蒋介石决定集中兵力,改行重点进攻方案; (3)战略部署 蒋介石认为,中共在关内有三个重要根据地,即以延安为政治根据地,以沂蒙山为军事根据地,以胶东为交通供应根据地; 根据蒋介石的设想,国军的重点进攻目标为山东和陕北,二者中更注重山东战场; 二、山东战场的作战 1.国军作战部署 (1)投入兵力 参谋总长陈诚将原徐州、郑州两个绥署的绝大部分机动兵力共计24个军(师)45万,集中使用于山东,山东成为当时国军各战区中兵力最为雄厚、精锐主力集中最多、实力最强的地区; 国军编组为3个兵团(汤恩伯、王敬久、欧震集团军),三路兵力以集结在鲁中山地的中共部队为攻击目标,构成半月形攻击态势; (2)作战方针 鉴于以往多次作战均因缺乏协同而被各个击破之教训,此次国军在军(师)上编组兵团,强调统一指挥和行动; 基本战法改为加强纵深,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强调纵深配备与兵力密度,以免重蹈孤立推进而被歼灭之覆辙; 2.国军全面进攻 (1)国军稳步推进 4月1日,国军各部开始进攻,各部行动谨慎,大军糜集抱团,稳扎稳打,使华东野战军几次诱敌犯错误的企图均未达成; (2)国军全面进攻 当国军得到华东野战军“损失甚重,刻已北窜”的情报后,蒋介石即亲飞徐州、济南,在蒋的亲自部署督促下,国军各部于10日开始全面进攻; 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刚愎自用,自信于己部之强大战力,不待友邻各部协同,即指挥整编第74师独立展开攻击,犯下了孤立轻进的致命错误; (3)陈毅、粟裕谋划进攻整编第74师 整编第74师的动向立即引起了陈毅和粟裕的注意,经过周密考虑,定下了先打整编第74师的决心; 他们改变了中共部队先打弱敌的传统战法,舍弱取强,以出其不意之势,攻对手不备,造成强弱易势,中共中央“不为遥制”,表现了对下属战区军事指挥员的高度信任; 3.孟良崮战役 (1)中共部队发起进攻 5月13日,华东野战军各部以整编第74师为目标的作战行动全面展开; 陈毅、粟裕集中了华东野战军全部主力部队,切断整编第74师与其他部队的联系,切断其退路将其包围; (2)击垮整编第74师 张灵甫没有当机立断下令突围,而是决定全 师退踞孟良崮,固守待援,他认为孟良崮居高临下,可以以逸待劳,但实际情况是退守山地后己方火炮效力尽失; 经15日一天的战斗,整编第74师大部已失去抵抗能力; (3)国军的失败 整编第74师被围后,国军统帅部企图以整编第74师为中心拖住华东野战军,同时调周边部队增援孟良崮,对华东野战军实行反包围,一举达成歼灭其主力的决战任务; 因国军缺乏协同,不能互救,直至张灵甫战死,离孟良崮最近的整编第25师仍徘徊于10里开外的界牌; 5月16日,华东野战军对整编第74师发起总攻,全歼其部3.2万余人,师长张灵甫、副市长蔡仁杰等多名高级军官被击毙; (4)国军山东攻势暂停 面对优势国军的进逼,华东野战军迅速脱离战场,蒋介石的决战计划再次落空; 5月下旬国军在山东的攻势暂告一段落; (5)孟良崮战役对国军的影响 以整编第74师之实力,以其友邻部队相距不远之事实,结果仍被全歼,震动了国民党上下; 蒋介石自信其指挥正确,将失败责任完全推诿于下属,此后一直负责指挥作战的参谋总长陈诚失去指挥权,并在8月份被打发到东北,接替熊式辉担任东北行辕主任; 国军作战此后改由蒋介石直接指挥,重要作战行动“必受到蒋先生亲暑命令方生作用”,从而更进一步养成了前线将领对所谓“手令”的依赖,不利于他们发挥作战的主动性; 4.国军进攻鲁中 (1)背景 经过一段时间的检讨总结,蒋介石将山东作战的方针定为“并进不如重叠,分进不如合进”,决定继续集中部队,重点进攻鲁中沂蒙山区的中共部队; (2)国军进攻鲁中 6月24日,国军发起对鲁中的进攻,企图压迫中共华东野战军主力脱离沂蒙山根据地而就歼; (3)华东野战军作战不利 华东野战军于7月初实行分兵作战,5个纵队转至外线,余下5个纵队由陈毅、粟裕指挥,继续在鲁中寻歼国军; 由于分兵,华东野战军内线部队实力明显下降,又因孟良崮战役胜利而情敌,致使内战作战未获得预期胜利; 华东野战军发起了对南麻和临朐的进攻,作战不利,内线部队在两次作战中损失近2.2万人,并被迫撤离鲁中,转至胶济路北和胶东一带休整; (4)华东野战军总结经验 华东野战军在战后对此两役的经验教训进行了认真的总结,粟裕认为主要是轻敌心理及分兵作战的失误; 粟裕坦诚地表示,他对所有战略指导和战役组织的缺点错误均应负全责,并自请处分; 陈毅致电中共中央军委,为粟裕说情,中央军委表示了理解和勉励; 5.国军胶东攻势 (1)国军打通胶济路(背景) 由于华东野战军分兵及内线作战不利,使国军较为顺利地进占沂蒙山区,并于8月中旬打通了胶济路; 蒋介石认为他规划的重点进攻目标惟余最后一个目标,即捣毁中共交通根据地胶东地区; (2)胶东的形势 胶东为中共华东根据地的后方基地,集中了大批后方机关和物资储备,地位重要,三面临水,地形由宽而窄,不利于防守和机动; (3)作战过程 国军范文杰指挥第1兵团6个军(师),以“锥形突进,分段攻击”为作战方针,发起胶东攻势,企图一举摧毁中共胶东根据地; 华东野战军东兵团以许世友为司令,谭震林为政委,他们并未固守胶东,而是以运动防御作战迟滞国军的进攻,转移人员物资再伺机发起反攻; 国军一路占领胶东城镇,并于10月1日占领烟台,达到攻势的顶点; 6.山东战场总结 (1)国共互有胜负 1947年上半年,国共两军在山东对垒,国军屡遭挫折,使蒋介石及国民党上下颇为沮丧;7月至9月因为中共华东部队主力分兵转进,国军在山东的攻势进展较为顺利,又使蒋介石及国民党上下盲目乐观; (2)胶东攻势的转折意义 胶东攻势是全面内战开始后国军发动的最后一次像样的进攻,也是国军攻势的终点; 此后国军在全国所有战场均转为防守,并在中共部队的进攻下步步退缩 三、陕北战场的作战 国军重点进攻的另一个战场陕北,其攻势相对顺利,达成了预期目标——占领中共中央首脑所在地延安; 1.国军进攻陕北与中共中央撤离 (1)国军进攻延安 1947年2月底,国共关系最后破裂后,进攻延安已不再有政治上的障碍,蒋介石遂在南京召见胡宗南,商谈陕北作战方案; 3月13日,胡宗南各部开始全线进攻,自领命、部署到攻击,时间不及半月,行动相当快捷; (2)中共延安的严峻态势 延安虽为中共中央多年之驻地,但并无大军拱卫,陕北作战开始后才编成西北野战兵团(司令员彭德怀),不过2个纵队2万余兵力装备亦甚差,这也使陕北成为国共双方兵力悬殊最大的一个战区; (3)中共中央撤离延安 中共中央自始就没有固守延安之意,而是计划有秩序地退出延安; 国军发动进攻前,胡宗南的机要秘书、中共地下党员熊向晖即将此绝密情报传回延安,使中共得以从容准备,部署撤离事宜; 3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离开延安,29日召开中央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留陕北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 (4)胡宗南只得空城 胡宗南进占延安,所得不过一空城,既未歼灭中共陕北部队,更不知中共中央之去向; 2.西北作战 (1)西北部队三战三捷 胡宗南判断中共部队已向安塞“北窜”,遂令部队向安塞攻击; 西北野战军集中兵力,分而歼之,以弱旅而三战三捷,初步度过了延安后的困难时期; (2)胡宗南追剿作战的失败 胡宗南部队占领延安后,急于寻找中共主力决战,并企图一举消灭中共中央首脑机关,但来回奔走,每每扑空,人困马乏; 胡宗南不仅没有“肃清”陕北,而且其后方频频被中共部队袭扰;

0
《1945-1949-中国命运的决战-中国近代通史-第十卷》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