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历史 8.1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小野君

p83 父亲的信

“父母出于帮助孩子的目的,有时可能指出某些行动原则。我认为太过强硬地给你提建议不会有所帮助,我甚至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因为我坚信你有很强的判断力。我相信我可以为你做的事指出某些在我思想中已经发展成熟且务实的原则,如果你理解并赞同这些原则,那么就去运用好了。”

p100 比斯的信

我希望有时间谈论一下你的问题,根据我的经验,你的问题似乎非常困难和复杂。芙洛的作为,根源就来自我们都面对的最大难题(我看不到她认识到这一点——更不用说设法去解决):就是从孩童起,我们从家人的明说或暗示中明白,我们生来是做大事的,只是看我们各自适合在哪条道路上有成而已——甚至非我们所长的!无论这是一条什么道路,我们都必须做到最好。记得吗?母亲甚至常常说:“我不在乎你们做什么,即使你们中的一个人想当演员——但是你必须是个好演员!”
我们都感到了一种可怕的压力!这是一件危险的事。
连低级的、渺小的、不重要的事也要倾尽全力做好,这对我们来说太难了。我们长期以来一直生活在各方面都很优越的环境里,若要跌到谷底,很难舒适自在。如果我们当中有人能真的长大,那么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攀登向上是唯一的方法。

p370 菲尔的信

……我无法相信“平衡”、“中庸”或“折中”代表了人类对生活的态度。
与此相似,人们会告诉我们,所有难以回答的问题都只是程度问题,只是画一条界限而已。都是胡说八道。自由和独裁之间的鸿沟绝不是程度问题,也不是简单的画线问题。前者是将生活视为神圣的东西热情拥抱,后者是对有限、暂时、物质的东西之外的一切予以拒绝。
“平衡”或“中庸”蒙蔽和欺骗了我们。这种语言总是暗示我们可以用植物般的中庸之道来解决问题。这对萝卜白菜这种植物可以,但对人类不行。
现在来说说日常生活。我们到底应该对工作投入多少精力?留下多少精力给家庭?多少精力用于思考?又该留下多少精力给自己心中的上帝?我们能多大程度上坚持真理?…
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我们应该怎样分配有限额精力、才能和性格?
我们知道,这些问题没有答案。如果不去发现生活最有价值的意义,就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我们知道必须一次次面对这些问题和别的无数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时,我们或精力充沛,或精疲力尽,或充满希望,或几近绝望;但只要生活继续,就必须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些问题。
试图回避这一切,假装其不存在,并告诫人们以“平衡”或“中庸”作为对待生活的态度,这该是多么大的错误。比起那些抛弃生活中的人性而选择慢性自杀的人,以激烈的自杀方式结束生命的人至少更加诚实……

p593

大家经常认为我在“水门事件”中支持我们编辑,勇气可嘉,其实是我别无选择。一个人有所选择时才谈得上勇气。

p620 巴菲特的信

一旦你能够完全融入才华横溢且在不同领域出色的人群之中,并且自身的影响力不被削弱——同时还能尽情享受其中——你就取得了某种成就。

0
《个人历史》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