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梦乡 9.0分
读书笔记 第四部事件
眠巳

(岩崎)越是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越容易犯错

“如果说真的有某个值得回去的故乡,我能够想到的只有那时候的我们。” 森田森吾眯起眼睛。似乎只要顺着他的目光一直往前,时间就会因某个原因而扭曲,就能看到学生时代在快餐店消磨时光的二十岁的自己。对话停止了。这次青柳雅春也没有主动去找话题。

(森田)青柳,快逃吧。就算狼狈不堪也好,跑远些,活下去。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烟火带给人的震撼远超过众人想象。这感觉跟从大学校舍远眺时截然不同。如果说从远处观看只是单纯地欣赏,那么近在咫尺抬头仰望时,应该说是一种全身心的感受才更为贴切。烟火在震耳欲聋的声响中迸射,上升,炸裂,燃烧,在夜空里拖起明暗的尾巴,坠落,溶化,消失。每个人所能做的,仅仅是大张着嘴,抬头仰望。青柳雅春,以及在场的每一个人,只是无言地凝视着夜空。 响声在胸腔共振。暗夜里瞬间开出巨大的花。那些花瓣缥缈闪烁,伴随着美妙的声响缓缓凋零。 一次次的升空,花火在上方彼此交织。飘散的烟火发出呼喊,让下方的青柳雅春等人为之动容。品味风情,相比起这一目的,此时的情景更饱含了压倒性的力量之美,这些经由手工制作的星星在空中四处飘散、极尽喧嚣,最后破碎、消失不见,令人几乎百看不厌。 烟火暂时停止了升空。这是为了等待那些飘浮在空中的花火随风流走,是华丽乐章中的一个小休止符。 最前方的那些烟火师傅眼中都闪耀着光,表情好似小学生般纯粹。烟火带来了最原始的畅快淋漓,洗刷着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疲累与无意义的执着,每个人都仿佛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孩提时代。

(森田)“人最强大的武器,是习惯和信赖。”

(阿一被袭击)青柳雅春觉得胸口的最深处似乎有股热流,被湿润的气息包裹着正缓缓上升。他内心自觉不妙,但回过神时眼角的湿润已聚成泪滴涌了出来。他慌忙擦拭,泪水却总也止不住。这些眼泪并非因为悲伤或愤怒,而是因为他对于一切为何发展到这般田地的一无所知,来自内心的混乱。

(岩崎)面对遭受迫害的人,有人选择拯救,有人选择无视,我就是选择拯救的那一派。

(晴子修好电瓶车)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有眼泪从眼角流出,顺着脸颊流下,划出了两道长长的泪痕。森田啊,你觉得呢?青柳雅春真想问问自己的老朋友。森田啊,你说会有人因为车打着了火而哭吗?

(切男问青柳)“你知道人最强大的武器是什么吗 ? ”“是豁出去的决心。” (切男之死)“我只是一时兴起 ,觉得帮助你逃跑应该很有意思 ,或许从有那个想法开始 ,我的命运就已经走到了尽头吧 。 ”

(青柳之父的祝福)青柳雅春感觉一股沉重的气息正顺着胸口往喉咙上升。他当然知道如果放任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些爬上了喉头的情感会撼动双眼,然后眼泪就会出来。涌出的眼泪不会马上停止,自己会哽咽,号啕大哭。青柳雅春咬紧了牙关,他明白落泪的瞬间,自己的愤怒和斗志也会随之消逝。一定不能哭。如果将支撑着自己行动下去的那些东西称为燃料,那么自己的哭声将切实地消耗掉它们。

金色梦乡。脑海里浮现出这个词来。他想寻找那包裹着自己的温暖阳光,想被那金色包裹,沉沉睡去。他尽力压抑着对于现实的愤怒,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大声喊出“为什么是我”这句话。他紧紧地握起拳头,拼命地回想着父亲在记者面前同他们针锋相对时的滑稽场面。父亲那副模样不是才更像罪犯吗?刚才的画面在脑海里浮现,如同阳光一般渐渐充满了他的身心。 “人不能一直意气用事,总得冷静地想想办法。”他想起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冷静地想想办法。”

(致电矢岛)青柳雅春忍着笑。即使在这种时候,想笑也还是能笑得出来。他又想起森田森吾的话:“人最强大的武器,是习惯和信赖。” 森田啊,依我看,人最强大的武器不应该是笑吗?他真想这样告诉森田森吾。不管问题多困难,情况多悲惨,只要还能笑,当然很多时候或许根本笑不出来,但只要能笑一笑,就会有重新充电的感觉。这是事实。

至少,它证明了我到此刻为止一直都在。没有人冒充,真正的青柳雅春就在这里。我不是凶手。

0
《金色梦乡》的全部笔记 2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