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自述 8.3分
读书笔记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碰头
一字并肩摄政王

“不管你如何腾转挪移,阶级有别的魔咒都像一堵石墙一样拦着你。或者,确切地说不像石墙,而像水族馆的平板玻璃窗,假装它不存在易如反掌,要穿过它却难如登天。”

阶级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客观存在,而且比最坚硬的墙壁还要坚硬。

“不幸的是,如今流行假装这层玻璃是可以穿透的。当然每个人都知道存在阶级偏见,但同时每个人又都声称,他不知怎的就能免于这种偏见。势利也是一种这样的恶习,别人都有,我们自己从来没有。不仅是社会主义的信徒拥趸,每一个“知识分子”也都理所当然地以为,他自己至少是超脱于阶级纷扰的。和他的邻居不同,他可以看透荒谬的财富、等级、头衔,等等。“我可不是势利眼”就是如今的通行信条。还有谁没嘲笑过上议院、军队等级、皇室、公学、玩打猎射击的公子哥、切尔滕纳姆寄宿公寓的老太太、“郡县”社会的恐怖以及普遍意义的社会等级?这样的嘲笑已经成了不由自主的姿态。”

这个社会聪明人不多,自作聪明的人多。

0
《奥威尔自述》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