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自述 8.4分
读书笔记 假扮流浪汉
一字并肩摄政王

“五年来,我服务于一项压迫制度,它让我良心难安。数不清的难忘的脸——被告席上囚犯的脸,在死囚牢房等待行刑的人的脸,我欺侮过的下属的脸,我呵斥过的老农的脸,我暴怒之时抱以铁拳的仆人和苦力的脸,都让我难以忍受、折磨着我。我意识到千钧之重的内疚压在我身上,我必须赎罪。我估计这听起来太夸张,但如果你在一个你完全不赞成的工作岗位上干了五年,很可能也会有同样的感受。一切被我化简为一个简单的理论,就是被压迫者总是正确,压迫者总是错误。一个错误的理论,然而若你自己当了压迫者,自然就会有这个结论。我感到,我不仅要逃离帝国主义,而且要逃离一切形式的人统治人。我想放低自己,一直低入被压迫者的行列,成为他们的一员,站在他们那边对抗暴君。而且,主要由于我不得不在孤独之中思考一切,我对压迫的憎恨已经到了格外深重的地步。在那时候,失败对我像是唯一的美德。任何自我进步的嫌疑,甚至一年赚几百英镑这种程度的“成功”人生,都让我觉得是精神上的丑恶,是欺凌的变种。”

奥威尔这段话有种自我惩戒达到救赎的意思,他声称压迫者或多或少都有愧疚或者负罪感。我对此表示怀疑,我一直认为存在那种泯灭人性的刽子手,他能无视人性,压榨被压迫者的血汗。即使退一万步,他们真的有这种负罪感,但这种负罪感有什么用?它能制止罪恶的进一步演化吗?答案如果是不能,那这困在压迫者心灵樊笼的负罪感有什么用?

“我就在这里,就在“底层的底层”之中,在西方世界的最基层!阶级藩篱垮掉了,或者看似垮掉了。在这底下,这个肮脏的、实际上乏味得可怕的流浪汉的亚世界,让我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冒险的感觉,回想起来荒唐可笑,当时却意趣盎然。”

我懂这种感觉,虽然这种感觉对真正的阶级矛盾的解决不过是隔靴搔痒,但那种对于个体的宽慰是莫大的奖励。

0
《奥威尔自述》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