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自述 8.3分
读书笔记 假扮流浪汉
一字并肩摄政王

“最主要的,尽管当时的人们无法预见,但是战争直接造成了青年对长辈的反抗。战争时期,青年蒙受牺牲,老人们的表现即使时隔这么久,还是令人发指。他们躲在安全地带,故作严厉,尽显爱国之情,而他们的儿子在德军的机关枪下如一茬茬稻草般倒下。而且,战争主要由老人指挥,却指挥得一塌糊涂。到1918年,所有四十岁以下的人都对长辈没了好气儿,战斗之后反战情绪自然高涨,演变成了一场普遍的对正统和权威的反抗。那时候,年轻人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时髦,就是憎恨“老头子”。“老头子”掌权造成了人类所知的每一桩罪恶。每一项约定俗成的东西——从斯科特的小说到上议院——仅仅因为“老头子”支持,就都受到了嘲弄。有几年,做当时所谓的“布尔什维克”成了一时风尚。英格兰充满了半生不熟离经叛道的观念。和平主义、国际主义、各式各样的人道主义、自由性爱、离婚改革、无神论、控制生育——这样的东西都广为流传,远超正常时期。当然,革命情绪也感染了那些年纪太小没法斗争的人,甚至感染了公学里的男生们。那时候,我们全都以为自己是一个新时代的进步人士,丢掉了可恶的“老头子们”强加给我们的所有正统思想。基本是我们还保持着我们阶级的势利观念,我们就想当然地认为可以找到轻松的工作,继续领取自己的俸禄,但我们又自然地觉得要“反政府”。”

厌恶正统和权威,但不得不承认要年轻人当政还是太激进太冲动了。

“一天,教我们语文的老师给我们做了一个常识考试,其中一个问题是:你认为尚在人世的十位伟人是哪些?我们班里平均年龄十七岁的十六个男生中,有十五位都把列宁写了进去。这是一所势利而昂贵的公学,时间是1920年,可是俄国革命在众人脑海中依然鲜活。还有一件事情是1919年所谓的和平庆典。我们的长辈替我们决定了,我们应该用传统方式庆祝和平,为敌人倒台欢呼。我们要手举火把,齐步走近校园,高唱《不列颠万岁》这类沙文主义歌曲。那些男生们——我觉得这是他们的光荣——则把整个过程变成了恶作剧,和着规定的旋律唱着大逆不道的煽动性词句。我怀疑现在还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现在见到的公学里的男生,哪怕是聪明的那些,观点也肯定要比五十年前我和我的同时代人右倾得多。”

把严肃的东西娱乐化,也是年轻人的反抗。

0
《奥威尔自述》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