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 8.4分
读书笔记 海勒
阿萝
我没有什么人生哲学,也没有必要整理其演变过程。我的作品不是要打造成“写点儿什么”。我上大学时,每次文学讨论总在那里强调“他写了什么?传达了什么信息?”之类的问题。当时我就觉得没几个作家有什么东西可说。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它在干什么?”当然,这等于反驳了传达信息是一部长篇小说追求的目标的看法。事实上,任何“信息”都变成结构的组成部分,它被翻搅得差不多跟一大锅炖菜里的一匙盐一样可以忽略不计。不妨想一想众多画过静物写生——一条河或者一只花瓶——的画家,他们在选择让人感到惊异的描绘对象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静物写生之间的区别体现在画家给它赋予了什么。在某种意义上,小说家亦然。
0
《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