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 8.4分
读书笔记 金斯堡
阿萝
唔,害怕被拒。人们扭曲的脸,因被排斥而扭曲。说到底还有对自己的憎恶。对被排斥的内在化。说到底,也是对能发光的自己的不信任。对于无穷的自己的不信任。一部分是因为具体之事。。。。一部分是因为我们携带这的洞晓常常是令人痛楚的,全因被排斥的经验,因为缺少爱因为冷战——我是说,整个冷战对每个人来说都相当于一种巨大的精神桎梏,一种强大的反自然心态。一种硬起心肠的,对渴望、温柔之感受的阻断——尽管这种感受人人尽知,而且恰恰还是。。。原子的结构!

你知道,我担心的是——他们是否会有性生活,或是否会有人爱他们,担心他们的母亲是不是要因癌症去世,或者,你知道,无时无刻跟随着每个人的那个完全的对死亡的知晓——这些东西一下子在这些人的脸上向我透露过来,而他们看上去全像可怕又丑陋的面具,丑陋,因为他们彼此间藏掖着这个知识。满眼尽是习惯性的行为模式和形态,限定的处方,只需去填空的表格。要扮演的那些角色。但那一刻,我主要洞察是,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完完全全地知道。知道我正在说的全部真相。
0
《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