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 8.4分
读书笔记 金斯堡
阿萝
那一时期,老盯着塞尚画看的我,突然有种怪怪的,令人颤栗的印象,就像有人突然拉动了威尼斯式的百叶窗,啪一下翻转过百叶窗那个瞬间——看塞尚的画也有这么一瞬那。好像是画作突然打开成木制物件的三维画面,是三维而非平面的,固体的空间之物。也可以说,巨大的空间在塞尚的风景里展开了。也可能,是他画笔下人物的神秘特质,他的妻子,玩牌者,邮递员,或任何一个艾克斯当地人。有时他们看着像巨大的三维木偶。很不可思议,非常生气;也就是说,看着他的画,就有种奇特的感觉,由此我便联想到了那伟大的知觉——通天之感(cosmic sensation)事实上,布莱克的《啊,向日葵》《病玫瑰》及其他几首诗已令我体验过它。随后我便开始潜心研究塞尚的意图和方法,去找每一幅在纽约找得到的他的画,复制品都不放过,还开始为哥大夏皮罗的艺术课程写关于他的论文。
后来,抽了很多大麻后,我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地下室去看他的水彩画,从此真的迷上了塞尚的空间及对空间的塑造了。尤其有一张关于石头的画,好像叫《加仑河之石》,你盯着那些石头看上一阵,它们看上去像石头,像石头的部分,你不知它们在哪儿,是在地上在空中还是在悬崖之巅,可它们确实如云一样浮于空间,形态不定,似膝盖骨,又似龟头,或没有眼睛的脸。神秘之极。当然也可能是大麻的效果。可我确实感受到了。他还对古典雕像、文艺复兴雕像之类做了些颇为古怪的描摹,伟大又庞大的=赫拉克勒斯等人的人像被他安了非常小的针尖脑袋。。。。似乎这就是他对它们的评价!

金斯堡是3里最疯狂的一个作家了 不愧为垮掉的一代

0
《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