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长 7.5分
读书笔记 第400页
glora

女孩及其姑母跟免色越好去拜访之后的一个晚上,女孩夜里自己来找我,她知道一个小路,可以很快地穿过大山来我家,夜里吃过晚饭之后,就不会有人去女孩的房间,所以女孩经常夜里自己出来玩,并不被发现。女孩同我聊了很多不像她那个年纪的对话,她此行的目的是想打探免色这个人,因为姑母似乎对免色很有好感,小女孩怕姑母被免色玩弄。

女孩所说的小路要经过之前挖开的庙以及石井,她觉得贸然挖开那种东西是不对的,并说在附近听到了铃声,我去画室找铃,铃不见了。

隔天免色打来电话,说是有关于雨天的新消息,他在维也纳的时候有一个女友,因为学生暴动被抓紧集中营,并且没再能出来。他还有一个弟弟,在日军侵华期间是被抓去充军的一员,刚好他所在部队攻进南京,制造南京大屠杀惨案,弟弟一年后回国在自家阁楼上用剃须刀片割腕自杀,这个事情被当做家族丑闻而掩埋。

跟小雨田通电话,说是有话要告诉我,见面后问及他的叔叔,也坦承相告。

弟弟是学钢琴的,从小注重保养手,阴差阳错被抓去当兵,刚好还是日本陆军第五师团,那个团残暴肆虐。20岁的弟弟被迫去砍俘虏的头,他们把那个当成人礼,砍刀并不锋利,被砍的人痛苦万分。

这一段不知道村上写的时候有没有斟酌用词,有没有小心翼翼,有没有想过中国的读者看过会是什么样的心理体验。我认为他必定都有。所以这段叙事的背景是两个朋友在吃饭中的聊天,是一个加害者同时也是被害者的侄子从亲戚口中听到的故事的讲述,这样的关系和获得渠道让血腥不那么呛鼻,也让凶残和暴行蒙上一层柔和的滤镜。以往看对这段历史的描述,情绪是喷涌而出不可磨灭的恨,对人类的暴戾乖张的底线有超乎寻常的认识,甚至不敢相信这都是人而不是魔鬼,不敢相信现在以严谨礼仪著称的民族会有那样惨绝人寰的先辈。

但是这一段,作者换一种角度去聊,还反思如果自己处于那种境地会怎样做,结论是或许我也会屈从拿起砍刀。所以这样一个作者详尽描述的一个有着捕捉平凡人特征的画家也会拿起砍刀,一个钢琴家会拿起砍刀,一个懦弱的财阀家的娇生惯养的小儿子也会拿起砍刀。那么拿起砍刀是个体屈从与群体的无奈之举,是乌合之众的群体性丧心病狂,如果这是一种反思一种警觉,可以接受,但如果是辩解和洗白,说加害人最后蒙受巨大心理阴影自杀,最后加害人都没有好下场,对于无辜的百姓,这些报应没有任何卵用。

0
《刺杀骑士团长》的全部笔记 60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