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全集(4) 9.4分
读书笔记 关于小说的语言(札记)
醉舟一季

《语言是本质的东西》

#7

我们的理论批评,谈作品的多,谈作家的少,谈作家气质的少。“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孟子。万章》)理论批评家的任务,首先在知人。要从总体上把握住一个作家的性格,才能分析他的全部作品。什么是接近一个作家的可靠的途径?——语言。

这里的语言大概是指语感、语言风格一类的东西。

《从众和脱俗》

#8.

是很不相同的。探索一个作家作品的思想内涵,观察他的倾向性,首先必需掌握他的叙述的语调。《文心雕龙。知音》篇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世远莫见其面,觇文辄见其心。”一个作品吸引读者(评论者),使读者产生同感的,首先是作者的语言。
研究创作的内部规律,探索作者的思维方式、心理结构,不能不玩味作者的语言。是的,“玩味”。

#9

中国的书面语言有多用双音词的趋势。但是生活语言还保留很多单音的词。避免一般书面语言的双音词,采择口语里的单音词。此是从众,亦是脱俗之一法。

如鲁迅的《采薇》

他愈嚼,就愈皱眉,直着脖子咽了几咽,倒哇的一声吐出来了,诉苦似的看着叔齐道:

“苦······粗······”

这时候,叔齐真好像落在深潭里,什么希望也没有了。抖抖的也拗了一角,咀嚼起来,可真也毫没有可吃的样子:苦······粗······”

“苦······粗······"到了广播电台的编辑的手里,大概会提笔改成“苦澀.....粗糙.....”那么,全完了!鲁迅的特有的温和的讽刺,鲁迅的幽默感,全都完了!
从众和脱俗是一回事。

#9

小说家的语言的独特处不在他能用别人的词,而是在别人也用的词里赋予别人想不到的底蕴(他们不去想,只是抄)。

#11

小说家在下一个字的时候,总得有许多“言外之意”。“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凡是真正意识到小说是语言的艺术的,都深知其中的甘苦。

姜白石说:“人所常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说得不错。

一个小说作家在写每一句话时,都要像第一次学会说这句话。中国的画家说“画到生时是熟时”,作画须由生入熟,再由熟入生。语言写到“生”时,才会有味。语言要流畅,但不能“熟”。援笔即来,就会是“大路活”。
现代小说作家所留心的,不止于“用字”,他们更注意的是语言的神气。

《神气·音节·字句》

#12

二十年代、三十年代的作家是很注意字句的。看看他们的原稿,特别是改动的地方,是会对我们很有启发的。有些改动,看来不改也过得去,但改了之后,确实好得多。《鲁迅全集》第二卷卷首影印了一页《眉间尺》的手稿,末行有一句:
他跨下床,借着月光走向门背后,摸到钻火家伙,点上松明,向水瓮里一照。
细看手稿,“走向”原来是“走到”;“摸到”原来是“摸着”。捉摸一下,改了之后,比原来的好。特别是“摸到”比“摸着”好得多。
传统的语言论对我们今天仍然是有用的。我们使用语言时,所注意的无非是两点:一是长短,一是高下。

《小说语言的诗化》

#13

所谓诗化小说的语言,即不同于传统小说的纯散文的语言。

0
《汪曾祺全集(4)》的全部笔记 1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