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 作家访谈3 8.3分
读书笔记 阿特伍德
阿萝

性很好写吗?

如果你说的“性”只是指性行为的话——“地动山摇”之类的描述——呃,我想我很少写这种场景。这种描述很容易变得很滑稽、自命不凡或者隐喻过度。“她的乳房就像苹果”,诸如此类的。但“性”不只是谁谁谁身体的哪一部分在哪儿。参与者之间的关系,房间里的家具,树上的叶子,事前事后说的话,情感——爱的行为,欲望的行为,恨的行为,毫不在乎的行为,暴力的行为,绝望的行为,操控的行为,希望的行为——这些都是性。必须把这些事情都包括在性之内。

舞女的衣服脱光之后,脱衣舞就没意思了,变成了牛顿力学。身体在空间、时间里的移动。很枯燥。

0
《巴黎评论 ·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4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