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 8.4分
读书笔记 玛格丽特 阿特伍德
阿萝
关于“外来性”
“外来性”无处不在。只有在加拿大心脏的心脏,也就是美国的心脏,你才可以避开这么个东西。在一个帝国的中心地带,你可以认为自己的经历是普遍的。在帝国之外,或者在帝国边缘,你做不到这一点。
如何评价政治关系下的加拿大和加拿大文学?
加拿大不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她是个被控制的国家。在一个被占领的国家,事情要简单明了的多——英雄和恶棍泾渭分明。当然,麻烦的是,美国乐意吞下任何东西。这是她受人爱戴的一个原因。当加拿大作家常常发现,他们在美国比在加拿大过得更开心,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活在加拿大就像生活在一个小镇上。你摔断了一条腿,所有人都来帮助你,但另一方面,如果你胖了,裤子变紧了,好了,所有人也都会注意到。艾丽丝 门罗写过一本书。这本书在美国的标题是《乞丐女佣》,但在加拿大,书名叫《你以为你是谁?》一举一动像总理似的,你以为你是谁?美国人热爱成功。美国梦就是人人都有可能成为总统,或者上《人物》杂志。但在加拿大,你知道,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人们也许并不喜欢你这么干。灌木丛里埋伏着很多狙击手。

之前就听人提及过美国和加拿大的敏感关系,让我碰到加人不要问这个问题,嗯这里大概上能够读出千丝万缕的联系了,真是尴尬。

0
《巴黎评论 ·作家访谈3》的全部笔记 6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