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丛书·帝国的年代:1875—1914 8.9分
读书笔记 尾声 我真正是生活在黑暗年代!
多余的猫
如前所述,在帝国的年代中,曾有一些既深刻又有影响力的声音预言了不同的结果。但大体来说,对于西方多数人而言,这个时代似乎已较任何时刻更接近这个世纪的承诺。自由主义通过物质、教育和文化的改进,实践其承诺;革命承诺的实践则借助了新型的劳工和社会主义运动,借助了它们的出现,它们所集结的力量,以及它们对未来胜利的坚定信念。如本书所尝试说明的,对某些人而言,帝国的年代是一个不安和恐惧与日俱增的时代。但是,对于生活在资产阶级变动世界中的大多数男男女女而言,它几乎可以确定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
我们现在可以回顾这一希望。我们现在仍可分享这一希望,但不可能不带着怀疑和不确定的感觉。我们已经看到,有太多乌托邦承诺并未带来预期的成果。我们已经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先进国家中,现代通信意味着运输与能源已经消除了城乡的差异。在从前人的观念中,唯有解决了所有问题的社会才可能办到这一点。但我们的社会显然不是如此。20世纪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解放运动和社会狂喜,以至于人们对他的恒久性没什么信心。我们之所以还存希望,因为人类是喜欢希望的动物。我们甚至还有伟大的希望,因为纵然有相反的外表和偏见,20世纪在物质和思想进步上(而在道德和文化进步上则未必)的实际成就,是异常可观而无法否认的。
我们最大的希望,是为那些从恐惧和匮乏中走出的自由男女,创造一个可以在善良的社会中一道过好日子的世界。我们还可能这样希望吗?为什么不?19世纪告诉我们:对完美社会的渴望,不可能由某种预先划定的设计图(摩门教式、欧文式等)予以满足。即使这样的新设计会是未来的社会蓝本,我们也不可能在今天就知道或决定它将是什么样子。找寻完美社会的目的,不是要让历史停止进行,而是要为所有的男男女女打开其未知和不可知的种种可能性。在这个意义上对人类而言幸运的是,通往乌托邦之路是畅通无阻的。
但是我们也知道,这条路是可能被阻塞的。被普遍的毁灭所阻塞,被回归野蛮所阻塞,被19世纪所热望的希望和价值观的瓦解所阻塞。历史——这一君临19和20世纪的神力不再如男男女女过去所认为的那样,给予我们坚实的许诺。许诺人类将走入想象中的幸福的境界真的会出现。历史的发展可能截然不同。我们知道这点,因为我们是生活在19世纪所创造的世界中,同时我们也知道,19世纪的成就虽大,这些成就却非当日所预期或梦想的 。
然而,就算我们不能在相信历史所承诺的美好未来,我们也不必认定历史必定走向错误。历史只提出选题,却不对我们的选择做出评估。21世纪的世界,将是一个比较美好的时代。此中证据确在,不容人所忽略。如果世人能够避免自我毁灭的愚蠢行为,这个成就实现的百分比将更高。然而这不等于确定无疑。未来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是它将出乎人们意料。即使目光最远大的人的意料。
0
《见识丛书·帝国的年代:1875—1914》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