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共和国 8.4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已注销]

第一章 历史的迷雾

标注(黄色) - 位置 200

在生活于晚近时期的罗马人看来,早期罗马处在一个黄金时代。罗马社会的基本结构形成于这一时期,让罗马走向伟大的那些品质也在同一时期得以展现。重要的风俗和事件都和上古时代的那些国王有关,而古代英雄们为如何做一个真正的罗马人树立了榜样。

标注(黄色) - 位置 203

这些榜样并不只是口头上的理想,他们确实对罗马后代男女的行为产生了影响,同时反映出罗马人自身是如何看待他们的根源的。

第二章 共和国的形成

书签 - 位置 267

标注(黄色) - 位置 267

在雷吉鲁斯湖畔战役之后的两个多世纪里,罗马人和拉丁人打造的同盟网络是在崛起途中迈出的关键一步。

标注(蓝色) - 位置 269

每个拉丁城市不必缴纳贡品,却需要提供一定数量的士兵,在罗马将军的带领下于罗马军中服役。拉丁人有资格公平地分享战争中获得的任何战利品,同时当外敌进犯时也会得到罗马的保护。

标注(蓝色) - 位置 270

拉丁同盟城邦更紧密地和罗马社会融合在一起。罗马人和拉丁人之间可以签订有效经济协议,其在法律上对双方均具约束力。双方可以通婚,孩子是婚姻的合法产物。

标注(蓝色) - 位置 274

在罗马的带领下,拉丁人的人口规模和军事力量迅速增长,这也使罗马突破了城邦国家的局限,而这一点正是像雅典和斯巴达这类城邦从未做到过的。

笔记 - 位置 275

罗马与希腊在邦国问题上之区别

标注(黄色) - 位置 275

罗马给予拉丁同盟的特权非常具有吸引力,所以它的强大建立在齐心协力而非暴力镇压的基础之上。

标注(黄色) - 位置 277

因为罗马并不向同盟者索取财力上的支持,因此只有在战争阶段,拉丁同盟成员被征召入伍之时,罗马的优势才清楚地体现出来。罗马人需要维护这种优越性,同时也需要履行保护拉丁同盟的义务,这进而促使罗马在整个共和国时期保持其侵略性。

笔记 - 位置 280

共和国的侵略秉性之来源

标注(粉色) - 位置 300

民事特权

标注(黄色) - 位置 300

和意大利同盟者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增强了罗马的资源储备和军事实力,尽管同时给意大利人施加的限制也造成了双方关系的紧张,这最终在共和国最后一个世纪里引发了战争。

标注(黄色) - 位置 305

罗马成功的奥秘不仅在于其强大的军事实力,或许更是由于罗马人对自身命运的坚定信念和拒绝放弃的精神。

标注(蓝色) - 位置 308

在公元前 295年的森提乌姆一役中,罗马及其同盟者完胜萨莫奈联军。此次战役确立了罗马共和国作为意大利半岛头号霸主的地位。

标注(蓝色) - 位置 320

到公元前 270年,整个大希腊地区都被纳入罗马人的同盟网络。罗马毫无争议地成了意大利的霸主。

标注(粉色) - 位置 322

在征服意大利途中,罗马共和国的社会和政治结构不断完善。

标注(蓝色) - 位置 323

在王制衰落后,罗马的贵族统治集团最初仅由一定数量的大家族构成,合起来被称为“贵族”( patres,“父老们”)。只有贵族家族—比如克洛狄家族、尤利家族和科尔涅利家族—出身的成员才有资格担任宗教或政治领域内的职务。

标注(蓝色) - 位置 325

世袭贵族以外的所有罗马公民都是“平民”。

标注(蓝色) - 位置 326

但不能将平民简单地看作“穷人”从而将之和贵族出身的“富人”对立起来。一些富裕的平民拥有和贵族一样多的土地,但由于他们并非来自贵族家族,因此不能担任公职。

笔记 - 位置 327

早期共和国的公职(也意味着政治权力)掌握在以血缘为继的世袭贵族手中,“平民”并非社会阶层的概念,而是一种政治地位。

标注(蓝色) - 位置 328

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对富裕的平民成员便动员广泛的平民群体,希望从中寻求支持以获取平等的政治权力。

标注(粉色) - 位置 329

平民派争取社会和政治权利的漫长斗争被称为“阶层斗争”。

笔记 - 位置 330

罗马“阶层斗争”的实质是政治权力从世袭寡头向整个社会的中上层转移,握有社会资源的新贵谋求加入统治阶级。

标注(粉色) - 位置 330

在公元前 494年,反对的声音出现了,起因是不满贵族对陷入债务危机的平民采取的举措。

标注(蓝色) - 位置 334

公元前 494年,当军队受命出征之时,平民们却聚集在罗马城外拒绝行动,直到贵族做出一定的表态。这就是所谓的“第一次平民撤离运动”。贵族被迫让步,他们给予平民参加其自行组织的公民大会,即平民议事会( Concilium Plebis)的权利。与此同时,平民可以选举自己的官员—平民保民官,来保护自身权利不受侵犯。

标注(粉色) - 位置 337

阶层斗争的第二个爆发点源自贵族对法律的控制。

标注(蓝色) - 位置 337

早期罗马没有成文法典,司法问题取决于习俗性质的非成文法,裁决权掌握在贵族手中。

标注(蓝色) - 位置 339

约公元前 450年,对专制性贵族司法体系的抗争使得《十二铜表法》出炉。这是罗马历史上的第一部成文法典。

标注(黄色) - 位置 340

此后,平民至少可以了解这部法律,他们的地位也逐渐得以巩固。到公元前 4世纪末期,罗马公民因债务而沦为奴隶的制度被废除。与此同时,所有公民都拥有了向罗马人民上诉来反抗罗马官员之决定的权利。

标注(黄色) - 位置 343

在阶层斗争过程中,罗马人民有了一定的保障。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参与到国家事务中来。

标注(粉色) - 位置 344

然而,平民阶层中那些较为富裕的成员并不满足于此。他们要求在政治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向贵族垄断权力提出挑战。

标注(黄色) - 位置 347

最终,罗马政治和宗教方面的重要官职几乎全部向平民开放。由出身决定的贵族和平民间的界限依然存在,但罗马共和国的统治阶级却扩大了。一个全新的贵族阶层产生了,它既包括原来的贵族群体,也有来自平民阶层的显贵。

笔记 - 位置 349

罗马独特的政治实践和历史发展中,新的统治阶级形成,至少是部分地消化了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

标注(黄色) - 位置 349

到公元前 3世纪早期,这个合二为一的新贵族群体已牢固确立起来。罗马共和国独特的政治架构中的三个关键要素也在这一时期成形,分别是:官员、元老院和人民大会。

标注(黄色) - 位置 353

获得执政官席位通常象征一个罗马贵族在仕途上的顶峰。

标注(蓝色) - 位置 361

保民官职位产生于公元前 494年第一次平民撤离运动后,最初它是对富裕平民阶层开放的唯一的官职。每年有 10名保民官当选,其主要职能是保护平民利益不受贵族官员不当行为的侵犯。

标注(蓝色) - 位置 372

以上这些官职共同组成了所谓的“荣誉阶梯”( cursus honorum)。

标注(黄色) - 位置 377

然而,只有在共和国最后一个世纪中,握有充分权力的个人才出现,他们控制了那些最高职位,进而对共和国制度的根基造成威胁。

标注(黄色) - 位置 380

罗马共和国时期的所有官职都存在一定的关键共性,体现在罗马人希望对个人权力加以约束。

标注(黄色) - 位置 388

但在共和国早期,真正的权力并不掌握在某些官员手中,而在权力集体化的元老院。

标注(黄色) - 位置 391

官员需要遵循元老院的指导,后者早在王政时代就已成为给国王提供建议的贵族议事机构。

标注(黄色) - 位置 392

重大决定总是先在元老院进行辩论,尤其是有关对外政策、市政管理以及财政方面的事务必须置于元老院的监管之下。所以,元老院才是共和国政府的真正基石。

笔记 - 位置 394

元老院才是共和国事实上的权力机构。

标注(蓝色) - 位置 394

决策由元老院提出,但还要经过共和国体制中的第三个要素即公民大会的确认后方可实施。公民大会负责法律的批准及所有官员的年度选举。

标注(黄色) - 位置 396

共和国时期最为重要的两个分别是百人大会( Comitia Centuriata)和平民议事会。

标注(蓝色) - 位置 396

百人大会选举产生执政官、法务官以及负责对外宣战。平民议事会选举产生平民保民官,并负责通过由保民官提出的平民决议。

笔记 - 位置 397

百人大会和平民议事会的功能。

标注(黄色) - 位置 397

尽管这些公民大会在理论上是罗马最高权力机构,但现实中依然要服从元老院指导。召集大会的官员只将那些已在元老院讨论过的议案拿到公民大会上去表决,而公民大会也几乎总会批准元老院的决定。

笔记 - 位置 398

公民大会是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有点像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一种被贵族群体控制或指导的橡皮图章式的议会。)

标注(橙色) - 位置 399

这一复杂的体制既认可每名公民在政府事务上的发言权,而在实践中又将一切控制在贵族群体手中。罗马共和国由元老院和罗马人民进行统治,非常符合这一次序。

标注(橙色) - 位置 401

共和国宪政制度是罗马人民的独特创造。在一定程度上,罗马人民拥有最高权力,但罗马又不是一个民主国家,面对来自人民的各种刁难,它要比古典时代的雅典强大得多。

笔记 - 位置 402

共和制的罗马有力地驾驭住了平民阶层的躁动,避免了雅典民主在后期的民粹主义和短视政策。

标注(橙色) - 位置 403

另外这种体制所拥有的现实灵活性又是同样军国主义化的斯巴达人所欠缺的。在任的官员拥有执政权,但年度选举造成的限制以及元老院的集体领导制又能阻止任一个体攫取独裁权力。

笔记 - 位置 405

保守的罗马体制又不失一定的现实灵活性,集体领导制避免了领袖的独裁。

标注(黄色) - 位置 405

罗马共和国是一个稳定、保守却又不失变通的政府形态,它是成就罗马伟大的平台。

标注(粉色) - 位置 405

在富有竞争和尚武精神的元老院精英的驱使下,罗马在意大利建立了霸权,并最终成为广袤的地中海世界的霸主。这是共和国的胜利,但同时也造成了它的毁灭。因为通向帝国的征途中产生的巨大压力给共和国肌体带来了无法承受之重。

笔记 - 位置 408

元老院主导着共和国的政治,而元老院内的精英们的竞争精神和尚武精神驱使着共和国的扩张?

第三章 男人、女人和诸神

标注(橙色) - 位置 410

但这一结构绝不僵化,处于世袭精英阶层外的优秀人士总能够获得提升自身地位的渠道,这是罗马强大优势的体现之一。

标注(黄色) - 位置 412

在日常生活中,最基本的单位是家庭。若非必然从实践层面而言,理论上的家庭由父权性质下的“父家长”( paterfamilias)所支配。

标注(黄色) - 位置 436

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可以一窥罗马人是如何看待他们的祖先及其自身的。传统认为早期罗马正处在黄金时代,生活于其中的人们过着一种未被过量奢侈物腐蚀的简单生活。从这种有德行的生活中,他们获得了诸神的青睐,并在逆境中积蓄力量,从而令其超越周围其他民族。

笔记 - 位置 439

在罗马自己的历史故事/传统里,先祖们的有德行的生活,使其获得诸神的青睐。这被后世罗马认定为其国家能胜过其他周边族群的原因。

标注(橙色) - 位置 439

后世的罗马人学着模仿并超越他们的英雄祖先。正是这种模仿促使罗马共和国不断扩张,给罗马带来了前世所无法想象的财富。

笔记 - 位置 440

罗马的扩张得益于后世的罗马人对历史故事里的先祖的模仿和超越?(主要是学习、模仿先祖的品格和德行)

标注(黄色) - 位置 442

随着王制的灭亡,在罗马,能够跻身元老院成为一个人社会和政治地位的首要标志。

标注(黄色) - 位置 447

理论上,罗马元老院是一个由平等人组成的机构。但在精英集团内部,荣誉也是分等级的。

标注(橙色) - 位置 450

元老院是个保守性质的团体,其中最年长者和资历最高者拥有强大的权力。

标注(黄色) - 位置 452

一个人在元老院中的身份和地位取决于他所拥有的“尊威”( dignitas)。这是个较复杂的概念,

标注(黄色) - 位置 454

尊威体现的是个人价值及其家庭价值的总和。

标注(橙色) - 位置 456

总之,一名男性提高尊威的最重要途径就是获取“荣耀”( gloria)。在共和国时代的罗马,最高形式的荣耀是通过战争获得的,也就是通过率领军队获胜来赢取。

标注(黄色) - 位置 457

每一名罗马贵族都会通过追求荣耀来增添尊威,进而超越元老等级化体系中的其他对手。

标注(蓝色) - 位置 461

举行凯旋式是一名在战场上获胜的罗马将领能获得的最高形式的荣誉。

标注(黄色) - 位置 464

历史上英雄们的传说故事,以及和他们的事迹相关的各类纪念品,自童年起就萦绕在每一代元老精英的周围。

标注(橙色) - 位置 473

获得尊威和荣耀的需求给元老精英带来压力,这对罗马共和国历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关于这一点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标注(粉色) - 位置 474

罗马社会和政治生活的主导者们从一出生就被鼓励为获得荣誉而彼此竞争,效仿并超越祖先们取得的功业。其结果是促进了罗马共和国的军事拓展,并成为罗马崛起的关键因素。但精英间的竞争也为罗马共和国的衰亡埋下伏笔。

笔记 - 位置 476

罗马精英文化中对“尊威”和“荣耀”的鼓励和追求,影响了精英群体的政治行动,进而影响了整个共和国的政治决策——既然政治精英们的最高荣誉来自战争胜利、凯旋,那么共和国的对外政策也自然而然走向扩张主义。

标注(黄色) - 位置 477

随着某些贵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竞争不仅在彼此之间展开,同时也将元老院的集体权力牵扯进来。个人尊威的重要性超越了为国家服务的宗旨,直到一人最终获得大权,让整个罗马屈从于其个人意志之下。

标注(黄色) - 位置 483

罗马自由民中的大部分是小农,他们平时在自己的土地上劳作,战时应征从军。他们通过“庇护人和门客”这一纽带和罗马精英群体团结在一起,这种关系对维持罗马社会的和谐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庇护人为门客提供保护和经济援助。反过来,门客要为庇护人提供人力和政治上的支持,尤其是在投票和公共事务方面。二者之间的关系是非正式的,不受法律约束。

笔记 - 位置 487

庇护制对于罗马社会的意义。

标注(蓝色) - 位置 489

在海外征服的光辉岁月中,小农是罗马军队的中坚力量。

标注(蓝色) - 位置 491

随着罗马军事需求的逐渐增加,国家开始给士兵支付薪水,同时负责提供武器和装备。

标注(蓝色) - 位置 492

但只有具备一定财产的人才可从军打仗的惯例依然没有改变,符合这一条件的人被叫作农民兵( assidui),也就是拥有服兵役资格的人。

标注(橙色) - 位置 493

这一点到了共和国晚期危机频发时发生了改变,这种变化直接导致了罗马共和国的灭亡。

标注(黄色) - 位置 507

在向外扩张和社会变革的过程中,罗马经济的基础依然是农业。

标注(黄色) - 位置 509

然而,罗马向地中海霸权帝国的转变不可避免地对其经济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

标注(黄色) - 位置 510

到公元前 4世纪,罗马人才铸造出具有固定重量的铜锭来充当唯一的“货币”。在和南部意大利的希腊人逐渐接触后,罗马人采用了较为复杂的货币形式。在公元前 3世纪,罗马第一次铸造出了自己的铜币和银币,包括阿斯( as)、塞斯特尔提乌斯( sestertius)和第纳里乌斯( denarius)。

标注(橙色) - 位置 515

对货币经济的需求反映了人们对罗马政府不断提高的期许,以及贸易日渐增长的重要性。

标注(黄色) - 位置 516

国家需要用货币为出征士兵支付薪水,而随着帝国的形成,政府负担也日益加重。税收弥补了支付给士兵的货币,为罗马货币的流通提供了一个简单但有效的基础。

标注(黄色) - 位置 522

在整个罗马历史当中,人口的大部分依然不得不继续依赖农业养活自己。

标注(橙色) - 位置 604

团结罗马社会的最后一个关键要素是宗教。在古罗马人既无法理解又无法操控的诸多力量所塑造的不定世界中,对神的信念提供了一个抚慰心灵和保障的方式。

标注(黄色) - 位置 606

回首过去,历史学家李维认为,与其说罗马的崛起得益于共和国独特的宪政制度和军事力量,不如说更多是来自神灵的庇佑,而后者正是靠罗马先辈们的虔诚和高贵品德获得的。

笔记 - 位置 607

罗马共和国的国民自己都认为罗马的强盛不在制度,而在于德行和品格赢取的诸神的青睐和护佑。

标注(黄色) - 位置 628

罗马多神教既不宽容,也非狭隘。它只是从他者中吸收某些宗教化的行为,同时不会出于某种特定的宗教目的对对方进行镇压。

标注(黄色) - 位置 634

罗马五花八门的宗教崇拜各有其传统的形式及仪式。不要指望它们之间有一致性,也没有一个由所有罗马人共同维护的神圣典籍或教义存在。

标注(粉色) - 位置 635

将这些不同元素凝聚在一起的力量是在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之中,人类寻求指引和安全的普世性需求。

标注(黄色) - 位置 636

而这一需要通过罗马宗教中的一条根本准则表达出来,那就是“诸神之和平”。

标注(黄色) - 位置 643

和更看重个体虔诚和祷告的基督教相比,罗马宗教具有更强的公共性。

标注(黄色) - 位置 644

出于同样的原因,能够完美地呈现所有仪式而避免错误和中断也被置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标注(黄色) - 位置 646

这种对程式和演示的痴迷反映了罗马人更看重正确的行为( orthopraxy)而非正确的信仰( orthodoxy)。

标注(黄色) - 位置 652

仪式的举办是为了公众福祉,因此那些主持宗教典礼的人都是其所在社区的领导者,他们主导着社会及政治事件。家内的宗教仪式是由父家长主持。国家祭祀则由政府官员主持,这些人也往往担任祭祀类的职务。

标注(黄色) - 位置 654

绝大多数罗马祭司都是来自元老精英中的男性公民,对他们而言,宗教职责和政治生涯是不可分割的。

标注(黄色) - 位置 656

地位最高的祭司是大祭司长。他是大祭司团的头领,其首要职责是监察宗教法律,确保“诸神之和平”。

标注(黄色) - 位置 658

共和国灭亡后,这个头衔被皇帝继承,在诸神和人类面前,代表了整个国家。

第四章 迦太基必须毁灭

标注(粉色) - 位置 666

到公元前 275年,定义了罗马共和国的政治和社会结构已牢固地建立起来。

标注(黄色) - 位置 667

元老院的集体领导制既提供了稳定的环境,又疏导了贵族的野心。公民大会和选举给了罗马公民一个发声的渠道,而农业经济又为罗马军队提供了人力支持。罗马的同盟网络从周边的拉丁民族一直延展到大希腊地区的城市。这让罗马的资源储备更为雄厚,进而实现了对意大利中部和南部的控制。

笔记 - 位置 670

共和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对于国家稳定的意义和地缘政治的优势。

标注(蓝色) - 位置 674

通过三次“布匿”战争,罗马最终击败了迦太基,从此成为地中海上真正的霸主。

标注(黄色) - 位置 685

迦太基是寡头政体,由最富裕的几个家庭进行统治。

标注(橙色) - 位置 702

罗马史料往往乐于强调恐惧和信任是战争动机,因为罗马人声称他们发动战争只是出于保护自身或朋友的需要。这些动机的确存在,但罗马人不会将整个事实和盘托出。罗马社会是围绕战争和征服带来的经济效益而运转的。与此同时,罗马贵族之间为了获得军事荣耀而彼此竞争。军队的统帅是执政官,而所有的重大决定都必须要经过元老院的辩论后才能做出。因此,元老贵族集团是战争的努力推动者。

标注(黄色) - 位置 710

得益于一支迦太基五列桨座战舰搁浅,罗马人硬是在 60天内仿造出了 120艘自己的五列桨座军舰。船上水手均是从意大利南部城市的希腊同盟者中招募而来。

标注(黄色) - 位置 716

横空出世的罗马海军改变了战争的走向。

标注(粉色) - 位置 730

第一次布匿战争的结束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了种子。

标注(橙色) - 位置 731

第一次布匿战争不仅展示了罗马在军事和经济重压之下所具有的韧性,也证明了在巨大压力之下罗马同盟者的忠诚。

标注(黄色) - 位置 734

罗马人喜欢保留现有的社会和政治架构,并借地方精英之手实施统治。

标注(黄色) - 位置 808

第二次布匿战争再次验证了罗马的坚韧不拔以及罗马意大利同盟者令人击节的忠诚。

标注(黄色) - 位置 809

正如第一次迦太基战争那样,罗马人消化掉吞下去的苦果,收获的却是胜利。

标注(橙色) - 位置 810

然而,这种胜利是付出了代价的。两次战争导致的大规模人力损耗不可避免地对罗马农业社会造成了显著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可以恢复,但社会混乱和军事扩张带来的财富所产生的合力,对罗马下一个世纪所面临的内部危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笔记 - 位置 812

漫长的战争对于整个共和国的社会经济形势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直接关乎共和国后期的各种矛盾和危机。

标注(粉色) - 位置 812

对罗马而言,同样不可小觑的是强势人物的崛起。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些人手中握有的权力和荣誉对元老院的集体统治形成威胁。

笔记 - 位置 813

长期战争中诞生了一批强势人物,他们往往因军功卓著而声望日隆,“克里斯玛”式强人的出现开始动摇传统的政治秩序,因其显赫的荣誉和军队的拥𨀂,元老院的集体统治受到强势人物的挑战。

标注(橙色) - 位置 817

从后世的角度去评价,我们可以将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视作罗马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军阀”,这些军阀身上具备的超凡魅力、财富和荣耀将其置于元老院的对立面。

笔记 - 位置 818

共和国的第一个“军阀”。

第五章 地中海霸主

标注(蓝色) - 位置 836

战胜迦太基让罗马成为西部地中海的领头羊。

标注(黄色) - 位置 845

公元前 2世纪期间,罗马成为复杂的希腊化世界中的主导力量。

标注(黄色) - 位置 854

从军事和政治实力而言,在上述国家中,几乎没有哪个能以任何方式和罗马抗衡。

标注(黄色) - 位置 856

罗马并不想简单地以武力征服希腊。他们希望希腊人接纳罗马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将其视作野蛮人( barbaroi)。渴望获得希腊人的尊敬给罗马介入希腊事务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标注(橙色) - 位置 872

但罗马人的犹豫表明了精英阶层内部存在一个利益集团,最主要的成员是某些在职的高级官员。这些人事实上是希望采取军事行动的。只有通过战争,他们才能赶超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获得地位和荣耀,而这是由竞争精神的需求决定的。

标注(橙色) - 位置 879

西庇阿的政治履历已经为破坏罗马共和制度开了先例。

标注(黄色) - 位置 893

罗马在希腊不驻军队,不征赋税,不设行省。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罗马实用主义的一个体现。罗马共和国既不依靠常备军,也不动用官僚体制对希腊实施直接统治。

标注(黄色) - 位置 897

在东部希腊地区,罗马最初更多地依赖外交手段进行治理。

标注(黄色) - 位置 899

罗马不太情愿对这一地区施行直接统治。罗马人必须表现得更“文明”些,因为他们很在乎希腊人的看法。

第六章 帝国的代价

标注(粉色) - 位置 969

从真正意义上说,罗马共和国是自身成功的一个牺牲品。

标注(粉色) - 位置 970

作为一个政治制度,共和政制是一项卓越的成就。它稳定而不失灵活,并能在集体和个人统治之间保持谨慎的平衡。但这个制度却从未为管理一个帝国做好准备。

标注(橙色) - 位置 971

对外扩张给罗马共和国的政治结构和元老精英阶层的集体权威带来源源不断的压力,这种压力同样让罗马的社会和经济结构不堪重负。

标注(黄色) - 位置 974

军事胜利带来的大量财富和奴隶迫使罗马农业经济发生转型。

标注(橙色) - 位置 978

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史无前例的政治生涯使元老之间地位平等这一极其重要的共和精神受到了挑战。一个手握权力又享受民众爱戴的罗马贵族和元老院的集体意志相背离,这在共和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标注(橙色) - 位置 980

罗马精英的竞争思维必然促使其他贵族寻求获得和西庇阿一样的地位或意欲将其超越。

标注(橙色) - 位置 982

这种为追求财富和荣耀而不断升级的竞争在整个精英阶层中蔓延开来。

标注(蓝色) - 位置 990

为了努力避免将来再次出现以西庇阿和弗拉米尼努斯的政治生涯为效仿对象的贵族,罗马在公元前 180年出台了《任职年限法》( Lex Villia Annalis)。该法案规范了“荣誉阶梯”官制体系中的传统结构,为不同官职设置了法定任职年龄。

标注(黄色) - 位置 993

然而,因为贵族竞争太过激烈,以至于法律无法对其形成有效的控制。具备较强能力的个人不断涌现,对元老院的统治形成威胁。这是以西庇阿·埃米利阿努斯在第三次布匿战争中非法当选执政官为开端的。

标注(橙色) - 位置 1070

提比略和盖乌斯致力于解决的问题依然存在。他们颇具争议的政治生涯也逐渐动摇着元老院统治的稳定。

标注(粉色) - 位置 1071

格拉古兄弟时代标志着罗马混乱一百年的开端,并最终将共和国引向灭亡。

标注(橙色) - 位置 1072

随着土地控制、军队征兵和同盟者权利等方面的矛盾持续酝酿、升级,一系列军事危机最终为下一世纪军阀的崛起打开了大门,进一步对元老院的集体权力构成挑战。

笔记 - 位置 1074

罗马的危机。

标注(橙色) - 位置 1093

军事胜利带来的荣耀和对执政官的垄断使马略获得了空前的政治地位,并再次为罗马贵族间的竞争抬高了赌注。

标注(粉色) - 位置 1095

若从长远来看,比其本人政治生涯更重要的是马略对罗马军队做出的调整。

标注(黄色) - 位置 1096

在远征阿非利加及对抗日耳曼人期间,马略将所有自愿参军的人都征召入伍,这些人中不仅包括那些传统上达到财产资格的小额土地持有者,还包括了那些没有土地的人。

标注(粉色) - 位置 1097

结果,罗马有史以来第一次拥有了一支规整的职业军队。

标注(蓝色) - 位置 1098

马略的士兵不需要耕种土地,所以需服从严格的军事训练和纪律,在军队中服役更长的时间。

标注(蓝色) - 位置 1102

马略还调整了罗马军团的阵型。

标注(蓝色) - 位置 1103

现在,较小规模的分队被 600人建制的中队所取代,成为罗马军团的基本单元。

标注(粉色) - 位置 1105

马略改革锻造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职业化步兵军队。这也标志着罗马公民兵的旧观念遭到抛弃。

标注(橙色) - 位置 1106

为了征募士兵,马略许诺无地的志愿兵在退役时都会获得一份土地。履行这份承诺是将领的责任,而新招募的士兵则需要发誓保持忠诚。因此,军队就变成个人的私有之物,向将领而非元老院或者罗马政府效忠。

标注(橙色) - 位置 1109

格拉古兄弟未能解决的社会和经济压力促进了私人军队的诞生,服务于那些为地位和荣耀进行竞争的个人。

标注(黄色) - 位置 1113

意大利人希望分享罗马公民权的意愿日益强烈,直到公元前 91年,他们的领袖,保民官马尔库斯·李维乌斯·德鲁苏斯被杀,随即引发了同盟者战争。

标注(粉色) - 位置 1117

从后世的角度看,意大利在向罗马争取公民权的斗争中所取得的来之不易的胜利,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帝国得以形成的关键一步。

标注(橙色) - 位置 1118

在接下来的数个世纪里,最初只授予意大利人的各种权利逐渐扩展到罗马下属的所有民族身上,进而将整个地中海凝聚在罗马共同体的保护之下。

笔记 - 位置 1119

公民权的逐步开放和拓展,是罗马帝国的共同体形成的重要一步。

标注(粉色) - 位置 1125

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一支罗马军队朝着罗马城的方向进发了。

标注(粉色) - 位置 1126

苏拉向罗马进军是贵族野心和马略改革引发的必然结果。

标注(橙色) - 位置 1128

元老院的集体权威在扩张的压力和格拉古兄弟的挑战之下遭到削弱,再也无力凌驾于握有私人部队的军阀之上。共和国的命运就此掌握在几个将领手中,他们的竞争精神以及为取得霸权所做的努力已不受约束。共和国开始解体了。

笔记 - 位置 1130

依旧在强调贵族对个人荣耀的重视和彼此之间的竞争精神,对于共和国的扩张以及最后的危机的意义。

第七章 文字与图像

标注(黄色) - 位置 1180

正是在希腊和罗马传统的交融环境下,罗马人对自身起源及历史认同的感知开始形成。

标注(黄色) - 位置 1201

路奇利乌斯为奥古斯都时代的诗人贺拉斯和再晚些时期的尤维纳利斯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范例,后者可能是最优秀的罗马讽刺诗人。谚语“面包和竞技”及“谁来监督监督者自己?”即出自他的作品。

标注(橙色) - 位置 1245

元老院统治具有明晰的道德权威,指引着安静、被动的人民前进,同时疏导着个体化贵族的野心。西塞罗天真地认为这样一种体制可以保障和平。

标注(黄色) - 位置 1253

建议。《论职责》( On Duties,公元前 41—前 43)是西塞罗在其生命最后阶段所创作的几部作品之一。在这部论著中,西塞罗求助于罗马历史上的德行来为时下的行为提供正确的指导。他认为人之至善是服务于国家,而为国家服务的最好体现就是反抗暴君。这部书写于凯撒被刺杀后不久,西塞罗始终认为,杀掉那些试图僭取独裁权力的人不仅非常必要,而且在道德上也是无可诟病的。应该看到,在西塞罗的这种执着背后,存在着一股非常真实的当代力量。

标注(黄色) - 位置 1291

在广场四周以及神圣大道( Via Sacra)两侧,耸立的纪念碑所纪念的是罗马人取得的辉煌成就以及前辈英雄们。过去的辉煌渗透进共和国的社会和政治生活,为那些效仿并赶超祖先的今人增加了压力。

第八章 最后的岁月

标注(黄色) - 位置 1359

公元前 2世纪的危机削弱了元老院的集体权威,同时见证了操控罗马共和国晚期政坛的首批军阀的出现。

标注(橙色) - 位置 1365

站在后人的角度,我们很容易将罗马共和国的衰亡解读为几近命中注定,认为它是从一个无以支撑的高度不可避免的一次坠落。

标注(粉色) - 位置 1367

冲突源自内部,比如共和国社会和罗马政府不断挣扎做出调整以适应统治庞大帝国的需求,还有驱使罗马向外扩张的那些压力,即罗马贵族为获取荣耀和尊威而产生的竞争。私人军队和不断增加的财富也使危机进一步加深,直到尊威、财富和军事权力落入一人之手,实现独裁统治。

标注(橙色) - 位置 1371

罗马共和国的灭亡并不是一个命定的故事,而是一个关乎野心和自我牺牲、天才和愚蠢的纯粹人为之事。在共和国最后岁月那长存于世的魅力中,蕴含的正是这些普遍的人类特质。

标注(橙色) - 位置 1408

事实上,苏拉改革已使元老院的力量得到加强。政府结构和司法体系得到改善,意在恢复元老院统治的基石也已铺好。所需要的只是一段时期的和平和安定来巩固改革后的共和国体制。然而,贵族竞争和维持罗马帝国庞大规模之间的需求而产生的张力让这一时期的到来化为泡影。

标注(粉色) - 位置 1546

罗马从一个为生存而奋斗的意大利小城转化成为庞大地中海帝国的霸主,唯有来自内部的冲突才威胁到了她的统治。

标注(橙色) - 位置 1547

罗马的成功和失败又是不可分割地纠缠在一起的。在元老院集体权威的领导下,共和国特有的政治体制为罗马提供了稳定性和前进的方向,而贵族之间的竞争所导致的社会压力及其对荣耀的渴望驱使罗马不断向外扩张。但扩张激发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力量令共和国不堪其重,并且随着竞争日益激烈,权力落入少数军阀之手,他们之间的敌对最终演变为内战。

笔记 - 位置 1551

总结:以元老院为主导的共和制度一度有助于共和国的稳定和成长,但罗马贵族的荣誉文化和竞争行为却让共和国在扩张之路上越走越远,直至旧的共和体制已经不再能适应和统治新的社会政治经济形势。罗马共和国最终在长久的内战中结束于军事独裁。

第九章 共和国的余响

标注(黄色) - 位置 1723

在西塞罗的理想共和国中,政府的三个分支分别是官员、元老院和公民大会。而根据亚当斯的宪法,这三个分支变成了总统(掌握执政官的裁决权)、参议院(作为审核机构,负责批准条约以及监督其他分支)和众议院(负责法律的通过和宣战)。

0
《罗马共和国》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