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成的中兴 7.7分
读书笔记 皇权的真正威胁——对郭子仪的考察
银酒监武

作者如果跟唐代宗和郭子仪没仇,我是不信的,毕竟这么多诬陷之词,不信是读史料能读出来的。按页来说。

第173页,作者引用《旧唐书·吐蕃传》,认为吐蕃占领长安时,郭子仪本来并无积极地意愿去勤王救驾,后来还是在幕僚劝说下赶赴行在。

按:当时郭子仪被罢兵权,长安被占,皇帝出逃也没带上他,刚开始大家都是四散逃亡,鬼知道皇帝在哪?从“子仪迟留,未知所适”来看,郭子仪对当时的局势也是一脸懵逼,后来听幕僚劝说赶赴行在应该说找到了下一步行动的目标。说他不愿意去勤王,绝对是诬陷。

同页,还是吐蕃占领长安期间,有人劝郭子仪行废立之事,《旧唐书·丰王珙传》云:“子仪未及对”,即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被丰王珙抢了话头,显然这是传记作者为了夸耀传主功劳。而作者解读是:郭子仪默默无语……在危急关头所表现出来的暧昧态度。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第177-183页,盗发郭子仪父墓之事,两唐书、通鑑都猜测是鱼朝恩幕后主使,作者辨析应该不是,这应该是对的,没有那个当官的傻逼当时敢干这种事。但作者进一步推测说是唐代宗是幕后主使,并认为这是压胜,为了破除郭氏的气数。WTF,唐代宗是三岁小儿么?国难当头对朝廷头号军事重臣玩这种把戏?“气数”这词能乱用么?

179页鱼朝恩邀请郭子仪游章敬寺,元载中间诋毁,认为鱼朝恩想要趁机谋害郭子仪,郭子仪不听谗言,只带了少数随从赴约。鱼朝恩很感动。作者点评“证明郭、鱼两人颇有交情”,这个还真看不出来,有交情的话还有这么多波折?明明是二人有很多不愉快,元载才认为有机可乘。

180页,还是吐蕃占领长安的时候,唐代宗打算迁都洛阳避难。郭子仪反对,而作者认为,这是因为关中是郭子仪的根据地(作者之言),郭子仪担心迁都失去权势(这是我对作者之言进一步发挥)。按:迁都是多大的事情,涉及方方面面,郭子仪反对只是因为关中是其根据地?

182页“这样一种君弱臣强的政治格局的出现,说明郭子仪已经具备取李唐王朝而代之的实力”,并把郭子仪和安禄山对比。

按:多么无知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184-185页:作者引《因话录》:“时十月禁屠杀,以甫近山陵(代宗安葬),禁益严。尚父、汾阳王郭子仪隶人杀羊以入。”作者解释道:“按说在国丧期间,郭子仪作为国之元老,又是代宗的姻亲,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在遵守礼法方面成为表率,然而他却无视禁令,故意违规,足见他对代宗之亡实在并无悼念之情,而是有意借此发泄对代宗的不满,所以他才会在特殊的时刻以特殊的方式表达出来。”

按:史料中明明说的是郭子仪“隶人”,也就是仆人。郭子仪多大的家业,仆人有多少?一个个干的事情都是郭子仪指使的?郭子仪晚年老糊涂了,连自己的孙子辈名字都叫不上了,还会通过这种细小、无聊的方式表达对代宗的不满?作者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185页原文:“独孤妃颇受代宗宠爱,死后被赠以皇后之名。而德宗生母沈氏自安史之乱后下落不明,又被独孤氏抢走了皇后的名分,德宗心中自是大大的不满。”

按:作者到底懂不懂立皇后的事情?沈氏安史之乱后下落不明了,怎么立为皇后?什么叫独孤氏抢走了沈氏皇后的名分?感觉这连清宫戏的水平都不够了。

最后,郭子仪与皇帝关系的问题,黄永年《泾师之变发微》说得比作者清晰、深刻多了,黄氏指出朔方军在安史之乱及之后的巨大作用,郭子仪正是因为是朔方军领袖才有这么高的地位,其与皇帝的关系与朔方军兴衰密切相关。而作者讨论郭子仪与皇帝关系,去除了朔方军这一关键要素,相比前贤,不仅毫无进步,还大大退步了。于是只好靠着随意解读史料、诬陷古人来展示所谓的“学术创新”了。

7
《未完成的中兴》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