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8.6分
读书笔记 第66页
柱子

我们可以回头。我们可以捡起掉落的东西。我们可以修补被他人破坏的东西。我们可以与已故之人交谈。

有家可离时,才可能离家。这种离开从来都不只是地理或空间上的分离;它是情感上的分离,无论你希望与否。无论你坚定还是矛盾。

对于流亡者和流浪者而言,要安置自己,关键坐标的缺失有着严重后果。 在最好的情况下,这种缺失必得到处理,或以某种方式得到弥补。最糟时,一个名副其实的失所之人,不知哪一条路向北,因为没有真正的北方。没有罗盘指向。家远非遮风避雨之所而已。家是我们的重心。

我们生命的内在与外在各是一个壳,我们学着居住其中。

我不脏乱,井井有条,也乐意煮饭和打扫,但难以适应另一个人的存在。我觉得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最好还是接受自己尚未调整好的对于距离与隐私的需求吧。

0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的全部笔记 1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