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威尔自述 8.3分
读书笔记 有感而发的阶级论
一字并肩摄政王

“但还有一桩更为严重的困难。这之中蕴含着西方等级之分的真正秘密——为什么一个生长于资产阶级的欧洲人,即使自称共产主义者,也无法轻易地平等对待工人的真正原因。这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出来,现在的人怕说这四个字,但在我的童年时代,可是被随意宣扬的。这四个字是:下等人臭。 这就是教给我们的信条——下等人臭。而这显然成了你无法逾越的障碍。因为所有喜不喜欢的感觉都要建立在生理感觉之上。”

“你可以对杀人犯或鸡奸犯产生感情,但你没法对口臭——我是指习惯性口臭的人产生感情。不管你如何真诚地祝福他,不管你多么钦佩他的心智和品格,只要他口中恶臭,他就叫人讨厌,在你内心深处你就会憎恶他。一般的中产阶级从小认为工人阶级无知、懒惰、酗酒、粗鲁、不可靠,或许并没什么大不了,只有他从小认为他们脏,才要命。我小时候,人们就教导我们认为他们脏。从很小的时候,你就习得了这个想法,认为工人阶级的身体上有种说不清的可恶之处,除非逼不得已,你就不会靠近他。”

太准确了,生理上的不适也是造成阶级分裂的原因。

“但英格兰人明显越来越干净了,我们可以希望,一百年内,他们几乎能像日本人一样干净。实在遗憾,有些人往往把工人阶级理想化,认为必须赞颂工人阶级的方方面面,因此必须假装肮脏本身也值得颂扬。比如切斯特顿的教徒就会觉得,脏是健康,是“自然”,干净不过是时髦,顶多算是奢侈。(照切斯特顿的话说,脏不过是一种“难受”,因此算作苦修。不幸的是,脏主要是在让别人难受。脏的人自己并不会真有什么难受的——远比不上大冬天的早上洗冷水澡那样难受。)他们似乎不明白,他们这样只是助长了这个说法:工人阶级是自主选择了脏,而非迫不得已。”

是啊,为什么要拿缺陷当骄傲的遮羞布?这样只会起反效果。

“每一个中产阶级人士都有隐而未发的阶级偏见,只要一件小事,就足以挑起,而且四十岁以上的人很可能笃信自己的阶级为下面的阶级做出了牺牲。告诉一个绅士出身、不善思考、竭力靠一年四五百英镑撑着门面的普通人,他是寄生虫似的剥削阶级的一员,他会觉得你疯了。他会衷心向你指出,在好多方面他还不如一个工人过得好。在他眼中,工人们不是受压迫的奴隶种族,而是一股邪恶的洪流,汹涌而上,要吞噬他、他的朋友他的家人,要扫除一切文化和一切体面。”

是啊,我们每次谈论政治,只会在背后称某某阶级是寄生虫,但如果当面说,他们会绝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0
《奥威尔自述》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