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情操论 8.8分
读书笔记 笔记
姚姬旦de翻身垸

同情乃是“在其最固有的和最原始的意义上,对他人的苦难所表现出来的同胞感情”。

如何合宜地运用和掌控自己的同情,是社会道德建设的核心问题。

“良心”的感觉与“正义感”,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从联系的方面说,它们都是“公正的旁观者”,都是对一个行为是否合宜是否妥当进行评判的依据,都来自人类的同情共感这一天赋的能力,都是一个行为者通过超拔自己的局部感受而更加全面、更加联系地思考什么才是“应当”的这个问题的结果。但是,这两者之间存在一些基本的差异,彼此在管束人类的言行方面有合理的分工。如果说“正义感”,是一个人内心的公正旁观者对待他人的行为时所产生的一种“何为应当”的情感,那么,“良心”则是这个公正的旁观者,对这个人自己言行所产生的一种“何为应当”的情感。即,“正义感”是一个人用来裁决他人的,“良心”则是用于自裁的。除此以外,“正义感”重在从他人行为的结果去判断其是否应当,“良心”则重在从原因或动机的角度去判断其正当性。基于正义感的规则构成了社会秩序的基石和底线,容易通过成文法来体现,基于“良心”的规则则构成了社会秩序的高限,不容易外化为法律,常常是以道德规则的形式来表现。“正义感”与公序相连,“良心”则与良俗相伴。正义的原理是报答或者报复,是投桃报李或以牙还牙,是补偿或惩罚;而良心的原理是自我裁决,自责或者自慰。斯密认为,正义乃社会大厦的基石,是人类创造社会这部大书所使用的语法规则。

每个人都关心自己的利益,都以为在为自己的利益而奋斗,其实从客观上而言,常常是达成了出乎个人想象和欲求以外的公共目标。

儒家的“仁”和斯密的“sympathy”,儒家的“义”与斯密的“正义与良心”,儒家的“礼”与斯密的“规则与秩序”,儒家的“智”与斯密的“审慎”“自制”存在着很多可以相互参照的内涵。至于儒家的“君子”与斯密的“有德之人”,儒家的“天”与斯密“公正的神圣的旁观者”之间的关系就更加值得好好考究一番了。

人的本能,是指人类与生俱来的、不需教导和训练的、天赋的,在人类进化路上所留下的一些行为和能力。这里的人,指的是自然人;本能,是人人都具有的。

合群,是一种愿意与他人乃至群体在一起的倾向。儿童表现出来亲子间的依恋是合群的早期表现形式。合群是友谊、爱情、参加群体生活的基础。

0
《道德情操论》的全部笔记 8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