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两个身体 9.0分
读书笔记 以法律为中心的王权
monologue
诺曼无名氏向国王赋予一种因【恩典】而有的神圣性和上帝般的属性,以此表达国王超越世俗的性质。但是,诺曼无名氏认为因国王是“基督的形象”,甚至在二性方面都是如此,进而提出的国王“双重人格”诸概念,却是属于过去时代的。
而弗雷德里希二世,作为“活的法”,通过一种【不死的正义】概念寻求其统治权的永久本质,并且,可以这样说,从“基督的代理人”转变成了“正义的代理人”,而这个职位仍然具有半宗教的意涵。
不过,皇帝宫廷的形而上学概念和末世论概念可能符合意大利的情况、适用于与教宗制的激烈斗争;但它们并不适合布雷克顿时代的英格兰。布雷克顿比弗雷德里希二世宫廷中的法律家更冷静,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也更世俗化。显然,布雷克顿时代的国王也发生了改变;并且,如果我们夸张一点,从“国库”来理解总体上的公共领域,我们或许可以说,他把“基督的代理人”变成了“【国库】的代理人”。也就是说,超越个人性的国王的永久性,也开始依赖于国库所从属的【非人格化的公共领域】的永久性。
13世纪的统治者在根本上具有的共同性是,他们更多从博学的法学家所解释的正义和公法方面——以“正义”或“国库”的名义——而不是从教会,借用了关于永久性的论述。
0
《国王的两个身体》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