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 8.9分
读书笔记 第35页
荣瑞佳

谈词、谈曲的序文中都提到中国固有音乐在隋唐时已衰敝,宫廷盛行外来音乐;故真正古乐府(指魏晋两汉的)如何唱法在唐时已不可知。这一点不但是历史知识,而且与我们将来创作音乐也有关系。换句话说,非但现时不知唐宋人如何唱诗、唱词,即使知道了也不能说那便是中国本土的唱法。至于龙沐勋氏在序中说“唐宋人唱诗唱词,中间常加泛音,这是不应该的”(大意如此);我认为正是相反;加泛音的唱才有音乐可言。后人把泛音填上实字,反而是音乐的大阻碍。昆曲之所以如此费力、做作,中国音乐的被文字束缚到如此地步,都是因为古人太重文字,不大懂音乐;懂音乐的人又不是士大夫,士大夫视音乐为工匠之事,所以弄来弄去,发展不出。汉魏之时有《相和歌》明明是duet的雏形,倘能照此路演进,必然早有poly phonic的音乐。不料《相和歌》辞不久即失传,故非但无 polyphony,连 harmony也产生出。真是太可惜了。

0
《傅雷家书》的全部笔记 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