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8.0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元音元音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6911-692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7:33:56

他说,“激情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东西,我也年轻过,明白那种感觉,但是我并不赞成太过艰难的爱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云澜没有回答。   “你看过《安娜卡列尼娜》吗?”赵父用二十迈的速度,缓缓地开着车在空荡荡的街上走着,“安娜最后为什么会死?当然,你可以争辩说,她出轨的爱情是不道德的,而你们是正当的,这一点我也同意,但是有一点是共通的——爱情,是一种非常坚韧、也非常脆弱的东西,也许受到阻挠和压迫的时候,它会产生极大的力量,变成某种近乎伟大的感情,这也是为什么它从古至今一直受到歌颂,可你得记住一句话:‘打败你的,永远不是高山,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   赵云澜没吭声。   赵父叹了口气:“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人就是这样,不要觉得自己是例外,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爱吃的那家冰激凌吗?”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6926-693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7:36:39

他这样说话,没有人会听不进去,赵云澜停顿了一会才接话,声音依然是沙哑得厉害,他从旁边拎出一瓶矿泉水,一口灌进了一半,这才慢吞吞地说:“我和沈巍其实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算起来,其实从我刚工作那会就认识他,到现在也有不少年了。爸,我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6944-695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7:37:30

赵云澜好一会没言声,眼睛盯着大理石的桌面,似乎把那些毫无规律的纹路看出了个花来,直到他点的水和饭都上来了,他的眼珠才轻轻地动了一下,低低地说:“很多事……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怎么办?”   赵父点了根烟,沉默了一会:“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感受,我活到这个年纪,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赵云澜抬起眼看着他。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赵云澜默然不语地听着。   “有些东西,经不起拷问,也经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我觉得你既然做了,就没必要想对还是错,你与其用这些东西折磨自己,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办,你说呢?”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7650-765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8:03:26

沈巍看着他,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7657-765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8:04:04

原来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   作者有话要说:“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来自《生死疲劳》by莫言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9001-901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9:01:37

沈巍突然挣脱开赵云澜的手,手心蹭过对方的脸,然后捏住了赵云澜的下巴,逼迫他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说:“我守着这个诺言几千年,现在大封将破,我已经走到了末路,本想自己悄悄地来,再悄悄地走,可是机缘巧合,因为你而功亏一篑。从那天晚上你真正属于我开始……不,从那天你第二次告诉我,要把你的真心给我时,我就再也放不开你了。”   “我是故意在大神木里留下假记忆误导你,而后故意让你看到我取心头血给你,又故意欲擒故纵地离开你,让你下黄泉来找我,又引导你看了后土大封中删减过的记忆……都是为了让你心生愧疚,让你离不开我,让你最后心甘情愿地陪我去死。”沈巍的手越来越凉,他情绪越激动,手指就越紧,掐得赵云澜下巴生疼。   “就算是现在,被你看出了一切,我其实还是在逼你,”沈巍声音很低,却几乎破音,“你是要选择和我一起死,永远归于混沌,还是让我取出你这一世的记忆,从此你不认识我、不记得我,我和你再没有半点关系?”   因为他不肯上当,这样的两条路,终于清晰明了地摆在了他面前。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9772-977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9:26:13

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千年修行,已经能在烈日下行走,眼下算是尸王,能号令所有的白骨僵尸,再进一步就是魃,也就是尸仙,但是如果不是因为赵处的关系,像斩魂使这样的人,方圆五里之内我就要退避的你懂吗?”楚恕之顿了顿,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10396-1039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9:59:36

四角并立少阴、太阳、少阳、太阴四象,分别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10527-1053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10:06:30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

镇魂 (priest)

- 您在位置 #10833-1083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7月24日星期二 下午10:18:25

叫‘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

0
《镇魂》的全部笔记 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