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的倒影 8.4分
读书笔记 上海賦
cincky

114.他寫上海的繁華是畸形的繁華,我從前怎麼也沒有意識到上海不是畸形的繁華這件事,因為畸,所以零落在城市史書上,顯得荒蕪。

大约廿世纪二十年代初到四十年代末,上海显现了畸形的繁华,过来之人津津乐道,道及自身的风流韵事, 别家的鬼蜮伎俩一好一个不义而富且贵的大都会,营营扰扰颠倒昼夜。——《從前的從前》

123

乱世男女冥冥之中似乎都知道春梦不长。既是糜烂颓唐烟云过眼,又是勾心斗角锱铢必争,形成了,“牌头”、“派头”、“噱头”三宝齐放的全盛时代,外省外市的佼佼者一到上海,无不惊叹十里洋场真个地灵人杰道高魔高。那繁华是万花简里的繁华,由“牌头”、“派头”、“噱头”三面幻镜折射出来,有限的实质成了无限的势焰,任你巨奸大猾也不免眼花缭乱。

129

“合算”,沪音“格算”,上海人在“格算,不格算”中耗尽毕生聪明才智,这就不是金嗓子所能唱得清楚了,所以周璇的抒情一转转为指控:“双脚乱跳是二房东的小噢弟依弟”,想必是楼板缝里下来的灰尘落在泡饭碗里了,“哭声震天是三层楼上的小噢东嗡西”,“小东西”可能是个无事生非的坏女孩,一吃亏就号啕不止。至此,金嗓子有点疲倦,苦笑:“只有那卖报的呼声,比较噢有书卷气....报纸即使是“号外”红印,也总是凶多吉少,周璇自作聪明言过其实,但这支电影插曲还算是从前的写实主义,最后,电影中的女主角表示:“这样的生嗯活,我实在有点儿过得腻。”这就很不真实,上海人从来不会感叹日子腻,张爱玲惯用的词汇中有一个“兴兴轰轰,乃是江苏浙江地域的口头语,在中国没有比“上海人”更兴兴轰轰”的了。——《弄堂風光》

121

亭子間和大洋房相距總不太遠,靠在窗口或站在曬檯邊,便見大洋房宛如舞台佈景片那般擋住藍天,那被割破的藍天上悠悠航過白雲,別有一種浩蕩慈悲。
....其实亭子间中的单身男女,姘居者,五口之家,三世同亭,个个把有限的生命看作无限的前程,因为上海这个名利场不断有成功的例子闪耀着引诱人心,扬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时候,是屈得几乎伸不起来的当儿,晒台上晾着的绒线滴不完的褪色的水,竹竿把头顶的苍穹架出格子,双翼飞机从一格慢慢移到另一格,看来总归要打仗了。

0
《哥伦比亚的倒影》的全部笔记 3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