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的高山 8.5分
读书笔记 全书
呼渡

20180729 扬●马特尔 《葡萄牙的高山》

【正经部分】:

人在路上走,总要迎着风雨烈日,防备扑面而来的飞虫,忍受陌生人的阴郁眼神,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既然如此,为何不转过身,用后脑勺和后背去抵挡呢?同时,当一个人倒着行走时,他相对精致脆弱的部分——脸、胸、衣服上引人注目的饰物——都免受前方残酷世界的侵袭,只有遇上合得来的人时,才转身以真面目示人。就算绊倒了,有什么方式比一屁股坐在地上更安全呢?

他闭上眼。孤独仿佛一条狗,循着气味凑上前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我来到此处,不是为了引导那些自由的人,而是为了那些被奴役的人。前者拥有自己的教堂。而我的羊群的教堂没有四壁,唯有一个可以触及上帝的穹顶。

“这就是汽车?真是个吵死人的大家伙!我得说,这是一种美丽的丑陋。让我想起了我老婆。”

死亡出现时常常伪装成生命,比如一团生长旺盛的异形细胞,或者,它像杀人犯一样在逃离现场前留下一条线索:一把冒烟的枪,一条动脉外壁的硬化结块。

于是当凶手揭晓时,你的反应是:“你也有份,布鲁图?”原文“Et tu, Brute?”是一句拉丁语名言。罗马执政官凯撒被元老院议员行刺时,他发现行刺者中包括自己最信任的助手及养子布鲁图,于是在绝望中说出这句遗言。这句话在关于背叛的描写中被广泛引用。

令人悲伤的现实是:无论医生怎么说,都不存在自然的死亡,每一起死亡对于某个人来说都是一次谋杀,它不公正地夺走了一个被深爱的生命。即使我们中最幸运的人在生命中也至少会遭遇一次谋杀,那就是我们自身的死亡。那是我们的宿命。我们全都活在自己扮演死者的谋杀案里。

他的死对于外界毫无影响。所有孩子的死不都是这样吗?当一个孩子死去,没有土地需要继承,几乎没有什么财产需要分割,没有工作或者职位需要顶替,也没有债要还。孩子是在父母的影子里闪闪发光的小太阳。当那个太阳熄灭时,黑暗只属于父母。

“其实它们也是猿。简单的区分标准是,猴子有尾巴而猿没有。总体来说,猴子生活在树上,猿生活在地上。”

他喜欢在地板上铺一张自己买的羊毛毯,背靠着墙坐在上面。他坐在地板上阅读,书写,和奥多互相梳理毛发,有时打个盹儿,有时只是坐在地板上无所事事。

【哈哈哈部分】:

(描写汽车喇叭)托马斯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位马背上的骑手,胳膊下面夹了一只鹅,像是抱了只风笛,每当危险临近就挤它一下,发出嘎嘎的叫声。他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0
《葡萄牙的高山》的全部笔记 1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