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的水位 8.3分
读书笔记 全部
除疾

p#28 乐观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对人性的信心。我不知道人性善性恶,只知道人人都追求快乐,而选择的权利即自由,是快乐的前提;同时,权力制衡——民主作为其维度之一,又是自由的前提。

p#101 鉴定民意的真伪,标准不在于民众选择的那一刻是不是真诚,而在于他们在形成意见时讨论是否自由、观念可否多元、信息是否充分。

p#一个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

鉴定民意的真伪,标准不在于民在于他们形成意见时讨论是否自由、观念是否多元、信息是否充分。

p#239 所谓人性觉醒,是从自己隐身的集体中抽身出来,恢复成独立、完整并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个人;是从角色的深井中一点点爬上来,看到雨滴如何汇成洪水

p#470 试图绕过程序正义,依靠“宣传”“维稳”来寻求民众合作,在一个民众理性能力和权利意识逐渐强大的时代,只会越来越捉襟见肘,甚至会陷入政府“怎么做都是错”的可悲境地。其实,只需要把民众视为有理性能力、对话意识和权利选择的成年人,而不是当做看到糖果就两眼放光、看到标签就上钩的儿童。人之为人的尊严总要一个表达的渠道。

p#550 在一个信息传播受限的社会里,坐井观天几乎是认识的必然趋势。

p#609 “他也可以是我”,是普遍人权理念的伦理前提。康德的“绝对律令”,意指只有当一个道德准则可以被普遍推广及他人时,才构成道德准则。

p# 2232所谓“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大约是说中国人中颇有些刁民暴民,历史上农民起义里这种暴民形象也屡见不鲜。但这与其说是体现了中国人的某种民族性格缺陷,倒不如说是体现了国家长期压抑社会的后果。正是因为国家不允许有组织的公民社会出现,高压锅的气阀一旦被冲破,无组织的暴民现象就会间歇性爆发。在这个意义上,暴民和顺民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国家的阴影下,它们都是“一盘散沙”式社会的表现形式。

p#2241国家仅仅是个国民谋求幸福的工具而已。那种把国家无限神话的“拜国家教”,往往不过是统治家族、利益集团、阶级自我神话,稳固权利的遮羞布而已,根本上颠倒了国家和社会的关系。

p#2342 兰德说,道德只能建立在个体理性的基础上,它的基础不应该是任何宗教、情感、社会、国家、集体以及任何形式的集体。

p#2768 一切专制者都试图控制人的思想,但警察无法进驻人的大脑,于是只能控制思想的表达。

p#2787 思想的钳制造就语言的饥荒,但语言的饥荒也恶化思想的贫困。一个政权的专制程度,总是和它的词语丰富程度成反比。

p#3198 一个人是多么容易把对自己的鄙视误解为对爱情的需要

0
《观念的水位》的全部笔记 24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